作家

Author

He has been discussed political topics 

with politicians and his literary work 

also became collections of U.S., Malaysia, 

Singapore’s National and Universities Libraries. 

曾论政119位政治家,著作更被美国、马新大学、国家图书馆收录

美国“迷失一代”作家海明威说“作家都有个不幸童年” 像永恒诅咒,牢固贴合在伟大作家的生命里,形成日后独有风格。

谈起廖城蘭,这位美食家及其家人,总是充满好奇与神秘感,诸如是怎样赚钱?又是怎样成为美食家?无可否认,美食家家庭、

跟寻常百姓家,同样需要面对油、盐、酱、醋、柴、米。

那位戴玫瑰花的公子

於廖城蘭小时的世界,只有黑白好人是白,坏人黑的简单。念书也只有喜欢和不喜欢读的科目,当成了美食家,就只有好与不好吃之分。

“美食家的黑白世界”

很多人可以夫子自道,认自己第一。但马来西亚饮食界第一号人物,不是自抬身价,而是必须获大众承认。历史就是历史,论资排辈有时间线,争排名永远是最伤感情的事,小说中,众多高手为争“武林至尊”这虚名,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而在大马美食家、食神当中,谁才算是第一实无意义。谁最具知名度、谁又最红、谁是最好的,各人标准不同,答案自也不同。

倘说马来西亚的食公子,绝对是最受欢迎的美食评鉴作家,论名气、影响力及其无私献身精神,该当他莫属。除了食公子杂文给人有种“想吃”冲动外,群众给予的感情分该是成功因素。许多忠於他的读者,把食公子一致当做代表马来西亚的美食家,这是种特殊情份,属於“我们美食家”的亲切荣耀,但对国外人,很难去理解这项诚实的归属感。但食公子明白,之所深受爱戴,是他一直很努力不懈为本土餐饮界耕耘,并一再强调他是道道地地的马来西亚人。在这一个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多元语言及资源的国家,各族饮食之复杂,不要说专家、学者也未必熟悉,更何况是那些对我国饮食一知半解的国外美食家。就因大马饮食,拥有如此独特的气质,才能让大马的美食家愈发全面性独当一面。也正因为从小在这样环境长大,面对饮食寻根挑战与推广困难,多了一份毅力和韧性,以致所写饮食文章独树一帜。故也只有在马来西亚,才能生产出食公子这样的大马美食家。

2000年,因“食神”这齣戏原由,亚洲成了美食家崛起的冒险乐园,机会俯拾皆是。有人奋斗一生,最终功亏一篑。有的不爱惜羽毛,借食神之名胡作非为。有者退出食界带团,更有向外公布不再是美食家的主持人。唯独他廖城蘭的机遇,让他成为马来西亚美食界的经典。

在食公子一生,想必连他都不相信有朝会成为“第一个在马来西亚以美食家称誉”的作家,且一红就是廿余年,现在仍然在红,甚至被视为饮食、文坛奇葩,被行内人看作“奇迹”的食公子到底有多红?只要上网输入食公子关键词,就知道中、港、澳有多少的食公子。对这名词,如果在十年前互联网搜索,是页面所展现的古代春秋人物。2010年,再次搜索,对“大马美食家”或“大马食神”相关排序,定遍占首页,成为亚洲响亮的人物品牌。

此外亦蕴含着许多理由。除文体内容与他行为言语相符,就是常以谈话窜跃常规衍变出谐趣文格,以简洁、易懂、平易近人著称。起心就像跟臭味相投的好友闲聊。诸凡才子总有忍不住急於展现其信手拈来的轻狂,富个性美。素喜以拟人修辞手法为食物注入新生命,不拘牵形似而求神似,才是精于“形容”者,写出的食物人性,超越了文艺传统所规定的界限,这是从未有过的文体。给了读者一个浩瀚,但又不安定的璀璨餐饮主题,用每一张纸给予食肆肯定。而食公子认为所谓的“文学价值”,依他解释相信要人死后,还有人继续谈论才算不朽,且这是由一小撮人决定的规矩。因为饮食文章写的再绚烂、价值再高,对看不懂的作文不能广传,等於是从未被人看过,文不能载道又如何受教?若能以宏观的角度考虑读者水平,把专门学问不避俚俗用口语话组合,令大众颇为耳熟的贴身,给人看得懂,人人能读,写到好处时,自然成了人们接受的美食家。

主要是在“讲真话”,相信最动人饮食素材,来自最真实人生故事。离开生活就再没人情可言。创作需要搜索材料,而题材来自对社会的观察与领悟。因此每个被记录的实况都是一部关於作家经历的所见所闻。假若拍摄数码视频,毋须再找演员临摹,因没有比餐饮人演绎回自个,更清楚自家故事。也只有通过味觉在知觉中比较、亲身印证,方有资格谈“吃”。

除此外,食公子还有另一套诀窍,就是从小处着眼,以餐厅的优点见微知著把惊叹放大,因此分外“好看”。像这种文工与性格结合,成为食公子独特的文情风格。有留意的话会察觉,他文章从不用同音、同义、读音相近、内容相似、重复的字,原因就是怕老毛病骚扰他。

更重要是他不允许出错,文章里绝对不会出现对不熟悉的饮食文化,像来自台湾某位知名李姓女作家在国内报章说“巴生肉骨茶的秘诀就在酱油里”,廖城蘭不敢揣测他意,还是她的理解,吃着的仅是酱油,而无药材肉味?於招呼她那位报纸女性高层,但觉能接待外国女作家已是莫大荣耀,岂有不知弦外之音,毕竟办过“肉骨茶赛”,而来人却不知过门是“客”,入乡就该随俗,而不是外国人,便可无的放矢。

饮食文献讲究实事求是,故每出稿前,廖城蘭都会看了又看,以一种强迫性挤压自己务求文不加点,只要还没交稿,会一直改到完美为止,最高纪录可以把成稿原文内涵改成他文,否则辗转难眠,似有事未完成。故食公子绝对是个“完美主义者”。记得有回副编致电於他,说某段溯源有误,他竟不厌其烦引经据典,奉上一篇又一篇文献证明所写的物事,绝对经过考察,即是说他的第一稿,永不修改。这就是他的坚持与自信不允许饮食历史作任何改动,除非是受有限资料误导或未经同意的编辑篡改。

一个武侠小说家,如果没练过武术,连十八般兵器都数不出哪几件,那他的武侠恐怕只能是纸上谈兵。一个美食家,如果一生没吃过好东西和最差食物,那他的食评必然是没有养分。

Numerous “Food Master” in Asia 

无数的食公子

2013年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食公子”相关的称号,搜寻网站也只有出现春秋的信条,大家都以食神,美食家的名号为尊,不会有“食公子”,能让中国两岸三地年轻一代,如此推崇“食公子”三个字。这是亚洲饮食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事,与有荣焉。

2010年在互联网搜索“食公子”就只出现春秋左传正义(昭公)的史记而已,当初食公子使用“食公子”这三个字是无意间在古文看到而喜欢上。

其二是因为“三代富贵,方知饮食”,意指三代富贵显赫的人家讲究饮食,知道怎么好吃,并且要“吃好”,有利身体健康,而“公子”则是取义王孙公子父、子、孙三代的饮食风气会影响后代,构成美食家这一名词的条件。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