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ING 

Gifted Scholar 

引人入胜的才子

行事不按牌理出章的廖城兰,不但兴趣多样,且刨根究底的本领与坚而不舍精神,

使他於各领域都喜研究,论时局亦有独到见解。

独领风骚

故廖城蘭给人印象永远都是天才型人物,各类奇门杂学涉猎广泛,且只要迷上就再难解脱,他曾恋过武侠、民俗文化、术数风水、藏传艺术、佛道学说、更是茶艺、美酒、咖啡专家,一旦发现不过尔尔,便兴致索然,永远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实则是好学不倦,且越老越在这趋势上。对世俗人不可能接受的新事物具能接受,好奇心极重,不弄明白决不罢休。而平日不对人说,皆因“夏虫不可语冰”。

也有说,廖城蘭是位才子,喜诗词歌赋乃至精通对子,大概很多人都心存疑义,因一向低调的他,在这卅余年来从未谈论过自己。甚至有媒体给他做专访都被一一婉拒,理由是每月十几个栏,每星期曝光之高已是给他最好的采访,毕竟版位珍贵,把机会留给那些需要成名的人吧。而被业界误为孤傲乖张,故意将他流放到文化边陲,一方是功高盖主之过。无可否认,廖城蘭委实是少数拥有市场价值的美食家,饮食殿堂级的人物,却很少参与各类饮食盛事,认为不外是饮饮食食多么乏味,不如在家多看几本书、陪陪孩子温习功课。

他目光锐利,逻辑性强兼带些许游戏人间意味,既不失品位与学者格调又是才华横溢的名作家。对他替传媒销售的报纸、杂志,因个人莅临,要求餐饮业以回购,作为赠阅附近招揽顾客的策略,令该地其它书报销路在廖城蘭栏目出版那日滞销。他的出现时不时会有人索取合照,独一无二著作《娘惹味》,不但成为书市销售榜首,更被数个国家的国家图书馆、国立大学与理工学院收录藏书,更成为大学硕士论文钻研对象,维基百科、百度收录的“马来西亚美食家始祖”。於中国国际探讨会荣获优秀论文奖,另两位,是中国国家体育训练局处长薛玉桓与韩国中医学博士梁承。同时,亦是首位在第十一任最高统治者出席下,受颁发世界美食大师徽章的饮食学问研究及饮食文史保留工作者。

在这廿余年来,对饮食界,似乎每期都是冲着廖城蘭的价值性而来,连末期癌患者为见廖城蘭,托人千方百计邀约,就是要他公信力为己作证在同类饮食特别优秀并留下纪念。这让廖城蘭左右为难,若去,怕被误会沽名钓誉,不去又对患者留有遗憾乃至不敬。

最耐人寻味是源自他“可亲”和“可恨”两种气概,同样极端迷人,觉得他很跩带有点神秘的反差萌。事实是自尊心强,怕被伤害。而人格上,不是贵族的他却富有高贵气质与迥殊审美观。行为表现独有种痞气,实际是无人敢与之相比的那份不怒於色地霸气,喜欢把酒当做白开水饮,只要喜欢能从早喝到晚。依然能交出这么多不同题材稿件,不由得不让人钦佩,因一般喝酒的人都知喝太多,思考力会衰退、断片,若还能写出,不是奇人,就定是怪杰。

念书时,被师长看作早已是无可救药的坏学生,让他深感受到鄙弃,想要成功,就要比别人更努力三百倍的决心。追溯起来,大约是在80年代,根本就没所谓的“美食家”和“食神”这敬称的出现。当时写美食邀人大多遭拒。或许本地人生性腼腆认为传统饮食不需要广告,自己也不是什么伟人,上报会给人笑犹如公开处刑,觉得很不自在,曾有句话“只有杀人放火匪徒才能上报”,可见采访对寻常人是多么地非比寻常,不时,还得预先替受访者做好思想教育,补习上报好处的观念、意识云云等。直到1996年《食神》这戏,看了倍感亲切仿佛熟悉又陌生,方重启先以“廖圣然”,后用“食公子”别名撰写饮食专栏的写作生涯。在国境内想要在报纸、杂志有个地盘,着实是不容易。其时的廖城蘭虽在商场风光,但在文坛上却是个新人,根源是他那代能成为专栏作家,在旧社会是何等极其崇高的身份象征。亦或是在媒体只载一天就已让人瞩目。对这么一个既没名气、背景又不擅拉扯关系的局外人,想有一纸方块,那是殊不可能。但依旧每天致电向各个出版社推销自己。终如愿以偿迈入大马第一线作家,加上美食家这让人羡慕头衔,经常浮华於政、商、名流豪门夜宴。令他在上流社会[2]造就成一时无两风头人物。后来,廖城蘭将这段时间,描述为“醉生梦死”的生活。在几经努力取得功成后那麻痹,觉得是该重新评估,什么才是人生的真义。

廖城蘭一人凭购报、销售刊物,跻身进传媒界收入最高的作家之一。的确,从此奠定他美食家地位。有趣是,他的成功既不是来自传媒力量和厨业支持,不靠电台、美食节目的助力,而是廖城蘭挂在全国食肆照片。有人这么说“现在谁敢说不认识食公子,怕不是傻了?”此说法是据廿年,众人都在食肆,见过他与餐厅老板的合照,让食公子知名度更高,对没有他照片的餐厅就不等於驰名食肆的定层。假如要选公众熟悉的大马名人,肯定名列其一,而其挥洒自如闲钱,多半来自商业,成名则倚赖美食家,两者首尾相应。食公子还有个最架式地方,邀约前必须依先收费,再到访,后交稿的不成文规则。纵是如此,交回报馆后,仍会出现拿不到酬劳的堪虞,长达九个月之久。其它杂志社反倒没这问题,是以他的栏多,不在发行网广的报章,而在杂志采访权,以为饮食界奉献一份微薄的力量、保留传统,用记载传承文化。

有时会碰到一些有困难的商家,为了帮助应付生意不济,但凡知道他们辛苦、难以缴费都会先垫付版位金额,帮其度过难关。真要撑不下去,欠款就当不了了之也不计较。或出钱资助有可塑性的餐厅,并将购回杂志、报份,在刊登后再度免费转送给餐厅派发,一来供店家赠阅朋友、顾客或留作纪念,二则建议派送附近居民,藉此激发地方效应。

在马来西亚这国度,只要人一出位,马上就会被打击,因而想出名当先问自己,敢不敢成为众矢之的?

It is common to see in the country, once a person stands out, he will be soon attack by others. If one who wish to become famous, should ask himself, do him has courage to face those attack. 

就在他人生最美好时刻,或许因“树大招风”亦遭受到某些人攻击,不是来自专栏的文鬥,而是他一项餐厅照片纪录及美食家这身份背后代表的美食界地位。事发刊载於买版位的另一报份,但肇事者却往另家杂志社栽赃的怪事,可见居心不良,始终认为,只要在生活出版、美味、风采,将之除名,余下不值一晒。於是便利用起单方面说辞与森美兰、淡边、利民济Gemencheh的酒楼事故,在芙蓉某报控制的地方版,联合厨业制造“人格谋杀”   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

让他感到极痛心的是一个无怨无悔,曾对杂志社、报界、厨业担待过的人,竟被视如兄长、合作伙伴以莫须有出卖,食公子宁失去生命,也不愿相信会被昔日好友,作此泯灭人性的陷害。如此颠倒是非中伤,在事发后,对他家人带来的蒙羞与他孩子造成伤害,该有多大,却未给过任何澄清机会,就以不指名道姓匿名形式刊登,所幸好友特地告知,内容中某针对性词语引发的映射,已严重损害到食公子名誉。该报社、刊物虚构之陈述,不仅会对不知情的公众,产生贬低食公子人格的倾向,严重损害到被谤者的名声,在1957年毁谤法令第3条里属於 “永久性毁谤”。

做人的美德“当饮水思源,而非过河拆桥”

A person should appreciate what other’s have do to you, 

but not betray to the one who had help you

难看-

於那时虽然饮食推广刚起始,但餐饮业具知於书报的广告效应能带来生意,却又想免付费,以致带着侥幸铤而走险,终换来“代邮”下场。

欠债代邮启事

廖城蘭替厨界买版位,当书、报代理,就等於替欲打广告的饮食业,承担跑账风险,不至被刊登报上,羞辱的难堪。没想却换来“抱薪者” 冻於风雪的下场。

无论他人相信与否又或导致金钱上以及任何形式的损失,均已触犯可提告的毁谤罪行,而恶意性毁谤索赔将是天价[3]。肇事者为怕挨告,再一次,将原来放上网的虚构报道,删减些容易触犯法律雷区的词汇,重新放回该网,目的,就是希望有关毁谤文章,能获得转发,致使对食公子,更严重的伤害性,是什么“仇怨”,会对一个人如此地深恶痛绝,让偷袭他的人持续操纵那些毫无根据攻击,当时情绪似直坠下谷底遭受雷殛,一度对厨业、传媒心灰意冷,不就为了“不爽”。而针对该起毁谤性报道,食公子已向警方报案,原想向攻击者诉之法律,以讨回清白,只因太太的一句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即便胜诉,败诉者家小将心比心,又如何面对社会舆论?遂保留追究权利,却也印证“枪打出头鸟”定理。相信背后操刀者,该没读过孙子兵法,不知曝光后,像狙击手暴露隐藏位置,是敌人、是朋友,一清二楚。当知,有竞争才有进步,想取代可正大光明,选择破坏,实有点太过。

其实,破坏者都是“弱者”,因无法成功,便想以毁谤获取他人关注,而破坏的前提,即是“妒忌”。通常是指比他强、对他有威胁的人,故破坏者虽可恨,却因不能竞争强者,即是其可怜自卑之处。而被毁谤又是强者,故不会对其可怜感兴趣,致使“毁谤”成了种挫折。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非指“清者自清” 而是得以智慧赢得最后胜利,以示不受毁谤的任何影响。一旦出现嫉妒,就会有破坏,是以不能让毁谤者奸计得逞,这是个性化的年代,只有勇者无惧,肯自强不息,没有人可凭一己之力、只手遮天,而对那些毫无悔意的病态者,应当诉之法律替不白之冤伸屈。

美食家的“末代论”-

观古知今,“小人误国、陷害忠良”於史上的遗臭万年,那是屡见不鲜。

“小人”的正面与“君子”对立,不同於小人是指品行卑劣,不顾道义,没有诚信,对上阿谀逢迎,对下损人利己、对事过桥抽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於那些假公济私之徒。是以清流人物、君子、贤良,便常败於小人的寡廉鲜耻,因没有比他们更不要脸,即俚语中“至贱无敌”的品质。

不像小人,君子会被委以重任,而后竭尽所能,把精力、时间放在谋事上,饮水思源,而小人则会挑起纷争,以造谣生事为荣耀,忘恩负义。

其次是君子言行会顾全大局,着重声誉,受到种种局限,不敢胡作非为,而小人是以满足营私舞弊,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去“破坏、针对”妨碍他的人。

而於君子言行会以“善为本,德为先”,一言一止,都发乎情、止于礼,小人面慈心恶,总是一副道貌岸然,让人防不胜防。

故君子,以利众生为己任,小人追求是长戚戚的利欲熏心。而对象即是手握权力的高层,因此自古精明的皇帝,必不会为其所惑。反而会将这批小人掌控於心,玩弄於掌。但昏君,则会为小人伺机“借事” 排除异己,陷害忠良,藉此获取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以致可这么说,只要上层一旦成为小人的傀儡,即是末代论亡国的先兆。

因此权势越大,垄断性越高,所滋生的小人,便会越多。是以小人需要鸡毛蒜皮的权力,昏君、权臣亦需要小人的歌功颂德。反看君子,则成了昏君靶心。盖因大事,皆由君子去做,亦只有能见光的事,贤臣愿办。而小人却是专干龌蹉肮脏的事,反成权贵与小人秘而不宣的会心,更易促进权柄与手段的相辅相成。

故而,显贵需要小人相生。一旦驾驭不了小人,便会为其所趁,取而代之,或废、或杀,在历代,小人当道比比皆是。故“小人误国,陷害忠良”这道理,也不是人人不懂,就是离不开小人擅迎合受用,这千古不变的真理。

在诸葛亮《出师表》“亲贤臣、远小人”相信很多文人乃至贵胄都知,为何还是“亲小人,远贤臣”轻视倾覆的危险,仍然重用,皆为小人,永远有一副忠心耿耿於主人的样子,这也正是权力不可或缺,所需的兴旺象征。

大马美食家、食神的名人效应

The Celebrity Effect   

Malaysia Food Critic, Food God  

摘自《星州日报》

将大马食神食公子的肖像粉刷于墙壁作巨型招牌
餐厅墙面整幅老板家人和大马美食家食公子的莅临合照

怀璧其罪的美食家

The Guilty of Become A Food Critic

针对、破坏,不为其它,只图利益-

事实,没一炮而红这回事,任何成功都需努力“不遭人嫉是庸才”,自古就有“反出位”传统,想毁灭食公子的人,认为只要没有这号人物,旧媒体、名人、名厨乃至新美食家、“食神” 才可能崛起,独占这一块食公子在饮食上的收益。大家都知道,只要他在,就没有机会分得这块肥肉。

随后至2013年,因进修数据科学,深居简出,就是想找回,那被偷走的廿余年,终有时间将未完成的学术研究继续做完。辗转至2020年末,拱手让路予后人於这块肥缺,遗憾是仍无人可企。就在这7年里,直到廖城蘭上传“传记”,事因不仅被收录於具公信的“维基百科”与“中国百度”,更获代表着海量人数支持、至高的全站链接6个站点,乃至以前散乱关於“大马美食家” 与“大马食神”关键词全数联结的指向性,证明大家并未忘记他们的美食家,这给予食公子极大鼓励。

近年对这位“食神科研”创办人,愈加被科研界誉为“数据科技”,行销高手,冠上最具前瞻性的“黄金眼”,更加凸显他以数据推广饮食跟智能机器学习的崇高地位。就此食公子食神的科技及其独创一格的观点,备受网络、文化、媒体、餐饮与企业家们期待,他在未来还有更新的突破。当然这不争之事实,并非每一个人具能接受,不同意他行事作风的人,却又不能否认他的所作所为,对业界义无反顾地进奉。对一个没有大酒楼、食肆生意、不供给食材货源於餐饮业、不带美食团、根本谈不上任何利益的他,并不像其他美食家、食神具拥有自个酒楼、餐饮、食品业,而所赚都是属於自己财富。“同等”是经推荐后,餐肆的一举成名,从中所获取的盈利皆与之无关,难道真是靠旧媒体给的零星稿费、写食讨活?说明白,不就为了马来西亚饮食界与传媒共赢的前景着想,能在国外人前吐气扬眉。

所幸在人格谋杀发生后,竟未引起负面涟漪,毕竟食公子在这区块经长达廿余载,从购报、卖书、买版位采访,大众岂有不知道理?又怎会轻易相信?更何况食公子把人生四分之一世纪时间,具消耗在这几经人世,什么叫鸟尽弓藏的现实里。不外是“耕开有人争”想取而代之,坐收名利的人之常情,食公子从未想过美食家是个人专利,因为谁都可以是食公子,关键是你不去做,当别人做了,就得认。

THE 

Character

Assasination

人格谋杀事件后续

2015年,这是饮食界旧雨新知,按其为人,及予食公子“ 品味生活,公正点评”的肯定。

2013年发生的“人格谋杀”,反让廖城兰更具威望

THAT NO ONE

BELIEVE

FOLLOW

THROUGH 

『不攻自破』

Facts Will Eventually Scotch the Rumors 

世界美食大师廖城兰莅临国际酒店集团Royale Chulan,受酒店德籍首席执行员Leo Kuscher 於顶楼贵宾式招待,并赠予特殊VIP珍贵见面礼於廖城兰。

World Food Gourmet Jacky Liew visited Royale Chulan, an international hotel group, and was honored by the Hotel’s German Chief Executive Leo Kuscher on the top floor of the VIP guest room, and presented a special VIP gifts For Jacky.

2017年世界美食大师廖城兰受国际酒店集团 Royale Chulan 邀请专访,并於酒店正门与四周拉起布条欢迎虽然“人格谋杀事件”发生於森美兰芙蓉的地方性,但於美食家似乎并未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In 2017, World Food Gourmet was invited by Royale Chulan to have an interview. The hotel welcomed him by hang banner on the front door of Hotel and also the surrounding. Although the “character assassination” happened in Seremban, Negeri Sembilan, but it seems does not create any negative impact to Food Critic. 

止于『智者』

Rumors will Stop by Wise Man

於“人格谋杀”事后,该年即受森美兰州芙蓉中华总商会邀请出席新年团拜,上图为廖城兰携拙内及法律系爱女与当地闻人芙蓉美食家马先生及其子,互相引见第二代的未来栋梁认识。可见清者自清谣言始终止于智者。

After the “character assassination”, Jacky was invited by Seremban’s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 Industry to participate into Chinese New Year Celebration. The image above shown that Jacky brought his wife and his daughter who studied in LAW and the local famous Seremban Food Critic Mr. Ma and his son. It seems that “the wise man knows he knows nothing, the fool thinks he knows all”, the rumor and slander will always stopped by the wise man. 

Jacky Liew wish to has his epitaph 

written as “Writer, Food Gourmet” 

这是廖城蘭为自己立的墓志铭:“作家、美食家“

最后,向子女期许在离世后,墓志铭上能刻着“食公子廖城蘭生时是位作家、美食家”,可见他是多么地珍视这份荣誉,看重作家身份、美食家地位。理当佩服他,在这块无利可图的饮食版图,还能深具过人毅力,从善如流地走过。当人人认为他不可能成为美食家时,他做到了。不管你喜不喜欢,在史上已是马来西亚第一位以美食家称誉的始祖。从其文笔基调,甚至影响到其它刊物、报章模仿、响应其概念乃至业务。

The Influence of Celebrity

名人的影响力-

自廖城蘭在《风采》“名人饭局dine with vip”引发广泛关注,并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位以美食家称誉的始祖,不论其文笔基调、概念的推陈所形成风潮,至影响其它刊物、报章,而於杂志有栏目的食公子,内部更开启新的专页“名人相簿”、“名人试菜”相应、甚至是两本杂志不约用上“名人有约“诸如此类与名人相关题材及标题。

作为传媒受益者,只要食公子到过食肆编採或广告部都会尾随进行业务。可见所为、经营理念具对旧媒体影响深远。

这是任教於普林斯顿大学哲学系著名理论家与法学院教授、2012年被美国总统奥巴马授予国家人文奖章的阿皮亚Kwane Anthony Appiah定下的荣誉现象The Honor Code“尊重荣誉”。

荣誉的定义- 是指值得尊敬,当一个人被称为“尊重的”非纯指达官显贵或称“荣誉的”意思是此人具有值得尊敬的品行,表现一套世人皆认同的良好规范,得到“尊敬”,乃至死后,仍可保有其知名度的成名人物。

凡有荣誉的人,都该尊崇这套社会信条,且还得做到最好。

在英国绅士阶级认为,有“荣誉”值得尊敬的,便是“绅士”举止应当诚信不欺,保护弱小、尊重女性、言行得体、不辱家声、也不负他人尊重。当符合这些标准方有资格被人尊敬,称得上“绅士”荣誉。如果是犯规,当感到羞愧,要是遭受“毁谤”定当奋力捍卫自身的荣誉 “提告”。

理论家阿皮亚对荣誉的定义,还提出一项“关键荣誉”与“尊敬”的分别,“荣誉”是获得尊敬的理论前提,有一种让人钦佩的素养品质,但“尊重”却不一定仰仗荣誉,即便是个无权无势的人,只要行为端庄达到荣誉规定,一样可以赢得人们尊重。

当成功的光芒出现后,覆盖了背后的黑暗,人们将再看不到你之前的奋斗与辛酸。

-食公子语录

Footnotes

  1. 2006年,英国《泰晤士报》对丹麦研究人员的一项成果做出如数报导,一个人如果:1.生活优裕,2.婚姻美满,3. 孩子孝顺成才。4. 饮食欢愉,5. 社会地位提升,会使人外表比实际年龄更为年轻,并指出婚姻幸福会让一个女人更年轻。这便是食公子健康生活的秘诀之一。 ↩
  2. 上流社会根据《纽约时报》所述1. “富豪”指年收入2000万美元的族群、企业家 2.“一般富有者”的律师、医生。科技人才等高收入专业人士或被称为“新富欲群”,此外,对致富的启示,不一定是靠家族庇佑的富二代,只需凭自己的知识、学识也可办到的新贵族。而下流社会指的是中产阶级,生活逐渐往下流动的草根族。↩
  3. 有什么比名誉更珍贵?就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尤索晋对名誉损失赔偿与意外赔偿不能做相提并论注解,因为“毁谤”是恶意去破坏一个人名誉,相等於杀害该人,但意外却并非蓄意,譬如车祸。如果是一个人失去手指,不管什么人失去,即是失去一只手指,但在毁谤案中,恶意毁谤个人名誉,就是在杀害那个人。在名誉被损毁后,可能会感到痛不欲生而自寻短见,单单赔偿金钱是不能挽救个人的声誉,他可能会失去所有朋友被社会孤立。亦或是以九位数的亿元计赔偿,亦不能弥补其心理创伤的万一。针对今日,所有名誉损失索偿案,几乎都来自新闻报导与公共的社交评论。那是因为没有一个新闻从业员乃至公民能够完全确保本身的报导或评论不会被错误引述,作出不公或不确实的批判。其实,报导或评论错误对媒体本身一旦真相大白,便会形成失去公众对它信任,造成公信力以及无法弥补的价值损失。因此在审理上,法官会要求从业员尽量提供专业的求证,界定媒体是否释放出道德的善意,而不是一味报导抢滩,增加社会负担。↩

当遇上食公子

一般粉丝见着他,第一件事即是大喊“食公子来了”,然后跑过来要求拍照,再来开心地拿到朋友群中炫耀,接着又与他们朋友合影。如是重复。

感谢食公子的粉丝们,支持他们的“美食家“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