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第一个将美食家变成职业的食公子

 Hold 3 Responsibilities: Sense of Culture, Mission, Inheritance 

THE FIRST PERSON 

Turn food critic into career in Malaysia 

Create the 3 Wins situation: Readers, Publishers, Advertisers 

一个有别於其它“美食家”的美食家。义务,就是要把大马的美食与传媒做得更好,让每一个接近食公子的人都得到满意

1998年4月7日,本地多了家新电视台NTV7起播。过去,在大马电视转播站共有十个[1],属免付费频道仅有TV1、TV2、TV3、城市电视。而付费的就有美佳电视和寰宇电视,但中文节目仅占10-12%,非常地少。更不用说是本地创作的美食节目。2007年10月13日开台的Astro本地欢喜台主要在制作福建人的文化与事物节目,包括美食、综艺等。至于Astro寰宇开创的本地圈,则是以本地社会、文化、生活、相关的资讯性节目为主。自1978年,大马电视节目,就已深受港剧影响,全面渗入大马的华裔家庭,至1980年,电视台节目逐步私营化,但当时的综艺节目、华语电视剧甚少,且未见美食节目出现。1984年,开始有TV3黄金时档的华语播放,1985年,本地中文电视剧同样私营化,一直有模仿港剧现象,充其量不过滥竽充数。 1998年,新加坡首次开播《异度空间》,有关灵异风水的命理节目,打破10点档记录,以接近60万人的高收视报捷,让当时的总理李光耀极为担忧,国民过分迷信导致的潜在社会问题[2]。回顾当时,有关节目确实凌驾於其它节目之上。1990年HVD公司成立,以合约形式供应马来节目给国营电视台,中文剧制作是第二年启动。2000年HVD 开拍《魅力灿师傅》由旅居香港大马人廖伟雄教煮节目以及2001年由张水发、洪昭容主持的《好吃好住》采访性饮食特辑,同类的其它节目,包括华人综艺节目在马并不多见。

2000年饮食界正处在一个兴替交迭的机遇点上,在尚未流行美食前,普罗大众还不怎热衷於美食追求。故也就无人会在意什么是美食家、食神。在大马,这是个从未有过寻找美食的概念。然而在本土传媒对外来美食家的渲染,导致人们对这名词“美食家” 的认识后,终开启对“吃”的欲望。以前之所以有兴趣投身美食界,不外想为自身障碍争一朝输赢, 1988年在没受过什么训练,从投稿写游历与吃到出版社应征特约记者,全凭胆识。当时是什么载体都想染指,想做出成绩却无一特出,於是在不太坚持做了几年“游兵散勇”。一边过着玩物丧志日子,另边又不愿意就此放弃。因天生毛病原稿都是先拿到友人处请教更改或搁置,再重看,如斯胡混过。终於不负有心人,在《风味》终谋得份饮食专栏闲职,也正因未曾写过专业饮食,被社长数落该多读点类似书籍,丰富内容,惟当时确实难找着相关书本参照,更被教育不要学作家“坐在家里”, 向壁虚构,应该多出去实地采访。如是走过,到日后该以怎样体式进行,具是靠采访积累的经验,像瞎子摸象成为美食家。或许是廖城蘭天赋,还是命运眷顾,从自我意识那套对饮食的标准,仅是希望尽量以浅易明白的文字记述,皆为当年那些饮食古籍实太过深邃,就算想搬弄,相信读者也难明所以。只能将就做到多为饮食之事保留原件笔记,恰好弥补国内从未出现饮食新风尚,让饥饿读者们心满意足。

过去国内华人报章由60至90年代,大大小小共逾9家,连同杂志具都各有山头。总社全在吉隆坡,各区城市也置有分社聘请受薪记者,亦会雇些合约作者丰富刊物内容。一般跟地方通讯员、特约记者相似,唯不属报社雇员,多以稿酬计。平常特约的稿费约每千字3令吉-5令吉, 90年代调至每千字10令吉,看了着实心酸[3]可当时对涉世未深的廖城蘭,觉得不是他们,当有一番作为[4]。为了想找份有实力刊物,充实兴趣及多图几分优越感。终在1997年获得《风采》邀约写的却是股市,唯有留下继续兼顾《风味》食栏。1999年,始获得生活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明志先生及《风采》林惠霞主编,约在新山纽约酒店见面,洽谈下向他们建议以写食“买赠书本”形式,打开在《风采》《美味风采》等各刊物长达这二十年来替杂志、报纸,买版位、卖书的先例[5]成为大马饮食史上第一位以此开创,将单纯免付费美食推广引申进商业体系的美食作家[6]。无疑在饮食旅游领域创造新兴就业机会,寓工作於见闻,又能贡献国家,於己的一份力,以致此后不少在互联网新创业的年轻人都依据此形式收费,缔造三赢局面,而不会单一倾向於一端。

食肆纳入美食推介实施者受益者既可得到生意量与曝光率赢得辨识度,而作者持有写作和出版商的获利赢局面。从此商业著称的大马美食家里程碑使这种形态的销售继而在全国传媒界、自媒体人人争相效仿,创造新的商机、新的业务

长期保留住有“赔本货”称谓的副刊版位,众所周知,报章的副刊、杂志内页具是出版位刊载各类性质的作者文章,以争取广大读者群,当然就须支付稿酬,为不增加报馆、杂志负担,每月每期都会主动预约餐厅,购买下自己采访稿。即或不属广告部也会主动为他们招徕广告。

这似乎不是一般作家的“正常想法”,因为文人自恃清高。唯独他觉得身为文化界中人,当尽一份义务,只要入行,便会冉冉升起 “文化感、使命感、传承感”的责任意识。大家同舟共济,巴望这条船无恙,无论是对社会还是文字,珍惜现在毕竟还有人看书的时候,全力以赴。

按照2009年,马来西亚翻译中心的出版书籍率和人口阅读比例显示,大马是每四千人对一本书,台湾是一千人一本,国内出版率以每年一本的各语书籍作计算,马来文占60%,英文25%,华文10%,其它语文5%。显见国内阅读率不仅数量不足,更是差强人意。不可谓阅读风气极为偏低,才有“文化沙漠”之谓。在此情况下,不要讲一个中文作者,如何生存下去?更不要说成名的遥远或凭写作致富。由此可见,在我国想成一位知名作家,实有多困难的一件事。 

“今日农业学院” 廖城蘭讲稿

The Script of Jacky in Today’s Agro College 

在以前还没有计算机(电脑)录入文字时,一般讲师、学者都以 “爬格子” 传真稿件。

这篇2000年旧报导,可见当时食肆,确实靠口耳相传,於广告并不热衷,这给接下购报、广告作为配合的推荐极之难行,於人公正、文人气节具不符,深思后应许,是因於各造都有好处。

2000年还不流行广告

Advertisement yet become trend in 2000

注释

  1. 1998年,马来西亚电视转播站分别设在新山、马六甲、芙蓉、吉隆坡、莎亚南、雪兰莪、关丹、玻璃市、古晋、哥打京那峇鲁,共十个。↩
  2. 2012年,张业成出版的回忆录《言论界限》—我的《海峡时报》故事中提到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排斥风水,甚至排斥媒体报道风水,皆因早期新加坡人对风水师言听计从。此外,李光耀连味精也不容报道,那是因为总理担心记者受到厂方好处协助宣传,因此相当反对有关味精广告,除此还有另个原因是李光耀受不了味精,而味精对人身体有害这一说法,至今依然无法获得证实。↩
  3. 2005年,大马传媒给予作者的稿费是一千字20令吉,400字8令吉,新加坡稿酬按普通稿件千字50新元,略有名气80新元。台湾是一字一元,约马币15分,千字1000元新台币为马币150令吉。在中国众多作家的生计都是靠作协及相关部门来养活,每月领取人民币约1000元左右的生活津贴(585令吉)。对那些知名度不高的中国作家,依旧是处在清贫的状态。面对中国作家的两极分化,像余秋雨坐拥1千400万人民币财产,二月河1千200万人民币身价的个案并不多。2000年,香港《壹週刊》发给著名作家是1字1美元。像大马美食家食公子每周数文,虽然不是靠稿酬致富,但却以衍生出的收入,是所有作家难及其项背的商业模范。↩
  4. 专栏作家未必定是美食家或写饮食作家,但因为马来西亚报业、杂志多属垄断性的集团,靡下有几份报纸或十几本杂志,一家不用即无以为继,等于断送了写作前程。一言蔽之,能被接纳,在文坛上可谓从此一言轻重,足列学术门墙,广受群众注意,很快在社会,便有了受人尊敬的文人身份。↩
  5. 2000年始第一次为《风采》所售出杂志为50本,对象是柔佛麻坡巴冬烧鱼餐馆,续后逐渐被潜规定为杂志300本,而报纸3000份的业务目标。这在当时国内畅销作家,不过最多只能卖出200本著作,已被视为佳绩。↩
  6. 2000年后,兴起本地记者、美食作者大多指定以介绍餐厅菜肴和食谱作为主导,且多是免付费。在无此特例下,食公子要求餐厅买下被采访的书本、报份被视为强迫性购买,至此,食公子成了收费箭靶。时至2018年随着报章、杂志亏损、裁员或倒闭,以至当年不屑向餐厅收费的编辑记者也紧接网媒或间接、直接向大众廉价收取编采费用,加速谋杀报纸、杂志生存空间。↩

文章

稿酬堪怜

The Poor Remunerative 

马来西亚低有更低的稿酬,到2010年后有些出版商根本不愿意支付任何稿酬,原因是给了你的名字和文章见报,赐你扬名机会和版位,还想领取稿费

最多畅销书

不过200本

The Best – Selling Books only 200 

马来西亚销路最高的畅销刊物只有500本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