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s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eix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eibo
Share on email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Share on weibo

大马美食家

A Food Critic 

With The 

Story Behind 

一个有故事的美食家

他不是天生霸道,为的是想更好将自己乃至家人保护起来,很早就知道,最好防守就是武装自己,更明白在激烈竞争的社会,弱肉强食道理。以他情况,不强势不行,任何事都一样,强者赢。要胜就要有强者的霸气,但却不因为“强”仗势欺人。一直以来都想为世俗人观念的“坏”,不乖、不听话、不规矩平反,以证明“坏”不是没希望,纵使“坏”也能成功,犹造就了廖城蘭一生的信仰。

廖城蘭出生於一个看似世故的家庭,好颜面,较之平常人家,到底还是有多少气象不同,皆因那么一次巨额幸运,家里隔三差五便觥筹交错,在耳濡目染,童年毕竟还是有过一段短暂,但却对廖城蘭影响深远的根植。对来客口中父亲的“识饮识食”充满仰慕,早在心里埋下蠢蠢欲动的殷切。小时因爱阅报,有剪报习惯,爱听大人谈论国家大事,对生命的疑问除了通过看书,也爱听戏里讲,潜移默化喜欢搜集田野民俗,饮食典故的资料,对于世界和自我的理解重要还是透过书报,尤其是名家专栏。接着是个人趣向,青少年时曾尝试以中文写下饮食的经历过程,至此产生浓厚的兴趣。

听父辈讲起为逃避战火,祖母带着出生於中国的父亲,离乡背井来到马来西亚。身为土生土长,第一个孩子的廖城蘭,父母对他寄予厚望,却发现在学习,总是笨得无法掌握词汇、读音。经常被老师投诉没交作业、上课捣鬼、故意重复犯下同样学习错误,这种情况越大越明显。在父母跟前,就是个爱发白日梦,连交代的事,一样都没法做好的愚钝儿。依稀记得,儿时在父母疏于照料下,罹上白喉住院,因打针至满身针孔,偷跑出院又被护士捉回,从此对“针”产生极大恐惧。曾因拔牙打针,恐慌推开牙医针筒。可见打针对廖城蘭是有多么恐怖。有次房子装修趁工人外出爬上梯子,将挂在天花板灯泡当枪使被电殛落地,怕父母指责,在瘫痪的身体有意识地凭意志力爬起,装作若无其事陪父母用餐。更因此在感知相信意志力,可以战无不克。唯独抑制不住因此事栽下的“惧高症”。到毕业出外打零工,被同事意外夹断右手中指上节受感染差点截肢,须修养半年,反被父亲怀疑为了逃避工作,博取同情,甚至在家养病,亦被以为装假。这些顽劣事迹,日后在妻子听来不禁感叹“幸好我明白,也幸亏你不是我儿子,否则定被你气死”就这种经常坐立不安的怪行为,弄得廖城蘭伤痕累累。

王者风范

廖城兰摄於皇宫最高统治者肖像旁
摄於皇宫马来西亚第十届最高元首肖像旁

念小学时,喜欢看武侠小说。是因为第一本小说是向同学借来的《射雕英雄传》,从此爱上阅读。不管任何种类书籍,都会如饥渴般读个没日没夜。看完再到出租书店借,基本食公子的知识皆是从阅读各类书种得来,对弄不清楚的内容会反复再看。在学校,对不明白事物会刨根问底,直到弄明白为止。使得老师们头疼不已。

为了赶上学业,母亲为他请了个中五毕业的家庭老师,却每每受到小老师批评,更当着左邻右舍面前,直陈廖城蘭天生就不是个读书的料,不像其弟妹聪明。连自己都觉没用。从此变成家长们、老师嘴里一口咬定“坏小孩”,也不想反驳被罚亦无所谓,连同学都不愿与他一起游戏,但他依然故我喜欢躲在一角沉思,跟自己说话,仿佛这就是他的国度,是好、是坏,全与他人无关。

在他求学期,廖城兰一直很想让父母为自己努力感到骄傲,这已沦为他一生追求的目标,因从未得过父亲嘉奖,哪怕到廖城兰孩子那一代,孙女获得9 A佳绩,孙子被选入精英尖子行列,个个品学兼优。惜廿年来,仍没受到祖父母一次赞赏、拿过一次压岁钱。记得在第三个孩子预产期前一星期,车子整修,不得不回家向父母借车,原意是想告诉父亲,小孙子即将出世,得到却是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回绝“怕弄脏我车子”,而不借。人命关天,所幸还是友人借出唯一轿车,恰逢第二天孩子出世,母子平安。直到小女儿出世,於家中四个孩子具由廖城兰替太太坐月子、负责煮食、洗涤尿布,这么把孩子拉扯大,久之成了专家。

作为“新好男人”标准[1]当知女性十月怀胎辛苦,一朝分娩,等於将她生命交付 “鬼门关”,是以产前保养、产后调理,作为先生理当责无旁贷,对她呵护备至,让她安心养胎至月子后,再帮她恢复婀娜身段,而坐月这样大事,岂能拱手让人照料这么不贴心,因产后会“疼”,故於娩出后到妈妈生理有待恢复的前一周,该吃什么以帮助体内排除污秽,到第二星期,母体的适应,该如何促进子宫收缩补回元气,以让产褥期的心、肺、肾、脏从负担至还原,於输尿管、内分泌、肠胃蠕动相应到创口愈合,皆取决这时保健。稍护养不当,除母体恢复较慢,惟恐落下产后慢性病症。这於心爱妻子一生至关重要。对哺乳期的新生儿出生后於母体外第二次发育的免疫功能、抗病机体是否健全,亦不容忽视,故而对母亲与新生儿,具应尽父责悉心照顾,让妈妈早日康复、子女健康成长,这是一个 “新好男人”予家庭、社会都应尽的一份责任。甚至有过想出本坐月书籍,鼓励丈夫替太太坐月子却被出版商婉拒,说从未见过有男人著写坐月子的书籍。

身姿妙曼

大马美食家廖城兰与食夫人

这是廖城兰陪爱妻坐月子90天为太太修身后,恢复婀娜曲线柔美身段,除小腹丰润诱人外,柳腰花态,无懈可击。太太是丈夫一生所有,搞坏“自负”,弄美,亦是“自负”。

注[1] 女人爱的“新好男人”气质

廖城兰认为,从修身、齐家、有治国大志的男人,即使到了现在的独立人格与思想自由,还是得有责任感与正义感,不随波逐流地争名逐利,男性思想的价值观,不是以金钱,房子,车子,学历来表现男人魅力,而是他情怀与品格,得自信、风度、体贴、外刚而内柔、勇于面对问题,不逃避责任及临危不乱的处世态度,在家能保护身边的人,於己胸怀大志,能做大事,有远见、有理想、肯担当。事实在亚洲男性,经已很会打扮,但仍缺乏男性特征,正步入男人特质的绝种方向发展,内向、退缩、窝囊普遍可及,很少再能见到,敢作敢当、呼风唤雨的强势男人个性,虽知这些行为上修养是有惯性。比较起男女优劣性,不难发现,有才华男人不够俊;长得帅、挣钱少;能赚钱又大多不顾家;顾家给人感觉没出息;有出息的大不浪漫;会浪漫靠不住;靠得住、太软弱,事无完美,是以要成为一个真正男人、绅士,除了教育、培养,还需要他自己用时间锻炼。

而於女人,漂亮女人不爱下厨;懂下厨已经年华老逝,会温柔没主见;太有主见、缺乏女人味;有女人味、爱虚荣,总觉不放心,而放心得下,已经在家相夫教子。

千万不要相信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从复述廖城兰最早的孩提记忆,於幼稚园的他,为何迟迟未能写字,不是抄漏字,就是少一撇忘东落西。这都於他小时,因父母疏忽才会患上致命的“白喉”又不知於他有不为人知的“先天学障”、过动性格,导致日后给人印象顽劣、难教。记得有一次老师要见家长,父亲就再没问过他所作所为包括学业,更常用他与弟妹相比,让他承受给弟妹看不起的轻蔑,并反驳“等你会念书后,才教训我们”。致使兄弟姐妹间的摩擦,贯穿了他的童年至到中年,未曾往来。

於他童年,就父亲不理会之后,家人关心也跟着戛然而止,廖城兰这么形容他是如何努力度过难关,因为明白,求助只会换来更难堪的谴责,使他更羞于向人伸出求援的手,他的每一个进步都靠着自我力量,以受人怜悯为耻也不喜麻烦别人、受人恩惠,至今依然如此。因他明白,报答背后换来只会是附带的讥悯。因此,父亲对他愈冷漠,愈促成他的顽抗与刚毅,致使日后想来,他自己也觉这种个性,何尝不是承受自那不可挑战的父亲。每一日只想着快快长大,让自己越快独立、强势。无论什么困难事,只要挺得过来,能闯得过去,合理就当训练,不合理就当磨练。隐隐然已有与父一较高下的角力,虽同一基因,却是两个不同类型男人,自认做得会比父亲更好。

有次,终于让廖城蘭逮着机会,退而求其次,告诉父亲理想,想当名服装设计师,盼获得支持。只要是父母认为没前途、非他意愿的具被置若罔闻。父母或许可装着不懂孩子,避开钱财问题,孩子因与父母朝夕相处,往往是最先看清父母想法的人。到当了作家,以为父母会欢喜,但这次却受父亲再次地嗤之以鼻,仅以一句 “有钱才有用”批判。假使日后做得再好,有更多的事实、荣誉证明,换来的也只是更“不幸”的“不信”。

这能理解,倘若家中有个自小就受师长恶评、憨傻、乖张,被家人完全放弃情形下。假设十几年后,成材,回家告诉父母受皇室“封衔”而会被视为假充。正因痴顽,就不该带着父母意想不到成就。记得当第一次驾着崭新马塞地回家探视父母,在屋外竟无意发现,母亲用手抠着这辆进口马塞地的标志、只因不像一般马塞地房车,以为黏上。再不然就是以不正当手法获得。再有次告知父母,已为原乡纳入开埠百年与先贤并列的名人行列,即使有刊物作证,她仍万般不信地催促赶快离开,似与她无涉,完全没喜悦感。这事让廖城蘭困惑至极,类似这种袒露具体情节,只能以“无言”的病态关系概括。以致养成后来廖城蘭凡事求是的个性,凡例都以实据证明自己、不伪作,更重视於名誉、地位。

当时廖城兰,一直试图以各种方法,乃至学厨都不曾得到父亲肯定,为让儿子放弃当作家的梦,以这资质要他寻一技傍身学修理车,并承诺只要肯脚踏实地,就会为他买辆老式二手车,头期由父亲垫付,余款他供,不是廖城兰执拗,皆因明白,天生左右不分的“毛病”,根本开不了螺丝钉,且皮肤敏感,稍微肮脏即瘙痒难耐。再者,语气中亦明白,这是父亲刻意安排,於家拿他一份微薄薪水,供吃供住,安分守己地当乖儿子供其驱使。於弟则安排到美国赚美金,却从不顾及车子日新月异,仅靠目前的技术,将来只能修老车,而用旧车者多半捉襟见肘,终会落得为其父埋怨,始终还是不成材儿子,是以拒绝这附有条件控制,贷款买了辆新车。后来因为离家闹僵,车子竟被父亲找人拖回家以大铁链拴在电灯柱下,让往来乡俚人言啧啧长达六个月之久,在对峙下,以致廖城兰与翠枝两人常以步代车,招致路过友人嘲弄。曾想报失车,但深思当警方问起如何作答?因车确实在家中的荒谬,何况还是父亲乃至一怒下半年不还车期,任由拖走的负气,最终还是得由自己赎回。归根究底,只因父亲贵为一家之主,从就不允许别人忤逆他意,挑战父权的大逆不道。甚至在儿子租赁出租楼宇附近,张贴大字报,指名道姓写着“有事回家解决”引起周遭人议论纷纷,诸多猜忌。

在乡俚看来,他的父亲拥有无上权威与尊严,平日已甚少与人往来,人情是母亲一人在做,而父亲又总是一副高不可攀姿态,会如此对待亲儿,这“儿”在他人眼里,自然也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不孝子孙。甚至在他孩子婚宴上,廖城兰被置於离主家最后的一桌,作为不听教、忤逆父亲的惩处甚至视若无睹,让亲朋戚友私议、笑话,发生结果是“所有亲朋从此疏离廖城兰,让他一生再未收过戚友一张请帖”众叛亲离的他,险些无处容身,曾对此事说“将来孩子结婚,不需要宴请,因廖城兰亲戚是一桌都坐不满”以致成为美食家的他,为体验父亲在外种种行为,为何老家内中干竭至此,还是食髓知味地“请饮”,乐此不彼独享那附骨之疽的阿谀奉承,究竟是怎样虚荣心理?为了工作需要,廖城兰亦会游离在推杯换盏的酒会盛宴里,主要还是心里对父亲的不当行为感到迷茫。以致让他一直沿着无情伤害过他的父亲,试图想穿越父亲残留下的空异次元,寻找回遗失父亲那一段的童年回忆,甚至会重复交回父亲以前所交朋友,一窥究竟症结所在,告诫自己避免重蹈覆辙。

根据廖城蘭一起当童工的林同学回忆:“念书时要拿零用钱,确成廖城蘭自小最严格考验”还在小学时,为人已极讲义气,常与同学到家庭工厂当童工,当获得工资50令吉后就拿来报名学他第一堂武术课“洪拳”、“买了”他人生第一部小说《射雕英雄前传》,阅读下隐约觉得文风为何分别如此之大却不明所以,更甚是由於沉迷於小说,没时间交功课,还会跟隔壁家全级第一名,用5令吉买作文。几十年后,不知是否他女儿也遗传他性格,当时才12岁的她,瞒着父亲投稿到《小星星》出版社,凭第一篇《童年》获得第一次稿费,拿去书局买了套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当时的她对心理学及推理有着极浓厚兴趣。随着16岁还得过全国散文大奖及公开组诗歌特优奖,才华具在文理方面表现特异,埋下日后她父亲为她安排司法界这条康庄大道。

那时的廖城蘭明白,母亲要照顾弟妹、家务还得在外帮衬补贴家计,所以读书、上学都是廖城蘭自己做主。母亲为装点父亲在外华美的生活,确实牺牲很多,诸般的开销又不能将就省点,自然就不会花太多时间在意这一个对家,没有一点用的孩子,要不就整日对他絮絮叨叨,当成出气包。在现实亦正因这点点滴滴难堪的琐碎事,让廖城蘭越来越不想待在家中。为赚取用费以致日后在外靠洗碗、到小贩中心帮工,然却从未有人告诉他应当怎样才能“成才”,更未想过自己能做些什么?只是从小就已习惯听到来自周遭的窃窃私语。

试问有多少个案,因破碎家庭,造成反社会人格的悲剧?不是成为精神病态,就是作奸犯科之徒或因厌世自戕,绝对成不了人才。因为优秀绝非轻易可养成,多半出自政经文教的家庭。以此作为自省,虽然,目前能力或知识暂不如人或说自卑产生的不平不满,人比人全因在意别人尺度,想要展翅高飞,建设未来,定要让自己支配回自己命运。

家族情仇

前因后果

THE LOVE AND HATRED BETWEEN

FAMILY

The Suffer and Pain Built a Writer 

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

从食公子父子长久积下的若即若离,固中滋味一如五味人生。当时对那个有理想的少年,几乎就差点被专横父亲,抹杀其一生。成长的辛苦,於他很早前,便体会得相当透彻。就像一个被逼到悬崖边缘,再退无可退,凡事都得自求多福的孩子。

按大文豪海明威说法“每个成功作家都有个不幸童年”,食公子的灾难,就是从父亲有家,似从未回过家,开始锻炼起独立自主能力。幼时,在他似懂非懂,便已知父亲在外,有个不正经的女人,为她闹得家无宁日,终导致母亲一度扔下家里,父亲却趁机带弟妹见那女人,想取代母亲位置,并要孩子喊她,为了维护母亲毅然抗衡父亲淫威。当然,於小时他的认知,未来日子将会非常难过。但於事后,母亲却因这件事怪责他,惹恼了父亲,成为替罪羔羊,怪她不懂教孩子。这对仍恋恋丈夫的母亲,那种爱恨交织,终种下父与子、母与子嫌隙的恶因。

如是,正值他叛逆期,虽然内心极度渴望父母对他的关爱并能顾及他的感受,没想却在这么一个背景下,对父亲越来越疏离、憎恨。

每每回忆起那段孤独又苍白的儿时岁月,食公子就曾这样对同学说:“从一开始,就跟父亲相处得不好,唯一懂得,就是对立,且坚持不叫他‘爸爸’,改用近似陌生语调喊他‘父亲’,作为一种控诉。一方面正因对父亲行径的不满,乃至表现在他怪诞行为,弄得家里不得安宁,至招来母亲埋怨,殊不知这一切,即是於他同情妈妈被欺,想为她出口气,没想弄巧反拙,成为家人眼中‘十恶不赦’的里外不是人,最终母亲选择接受父亲留下,而他,则选择了“逃避”。

《北九州监禁控心事件》

Futoshi Matsunaga Mind Control

多年后,他无意阅读到一份相关法律诉讼,其中的一个日本案例《北九州监禁控心事件》。从心理层面上剖析,犯罪者松永太设计了一套“父权秩序”即长期对妻子绪方纯子进行心理控制,就算在外有多个情人,依然对妻言语侮辱、暴力,将自己恶行转移至她身上,使其跟随丈夫思维,认定自己不堪,后更操纵其娘家七人,实施软禁、精神伤害、虐待等暴行,让他们成为“心理奴隶”,争先恐后讨他欢心,进而服从於他则获得善待,使受害者认为听话才能避免伤害,若有人企图违反,其它人会因害怕波及,转而对付抗衡者,造成相互之间背叛、谩骂、漠视,致使没人想团结起来反对其不合理的“米尔格拉姆服从权威”,即转嫁受害者背锅的父权秩序,在我们周围,并不缺乏。这於未来,将造成下一代心理、精神、道德扭曲,危及社会、人伦。

查看更多…

马来西亚食神-股票行

赌博的危害 | 大马美食家鼻祖廖城兰

从小就看不起“赌”和“嫖”的他,皆因目睹其父的“幸运”发端,因中了一次丰厚彩金,换来的日日笙歌、夜不归宿,百思不得其解,何以能“持之以恒”?这金钱带给家庭的是“幸”抑或“不幸”?

Read More »
马来西亚美食家-感情对弈

名人的夫妻相处之道 | 大马美食家

半百之后,一个男人成功与否,基本已是盖棺论定。

於你的婚姻,是成功抑或失败,还是理所当然让他从爱情变成亲情、友情?

食公子对婚姻理解是,婚姻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功关键,便是在於跟什么人一起?老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点也不假。

倘若选错了,将会造成重大损失,甚至改变原来的一生。

Read More »
马来西亚美食家-前世的小情人唱歌给爸爸

美食家的大男人主义 | 马来西亚美食家

作为一个美食家背后的女人,处世低调的李翠枝,对她而言食公子,除了在文化界,赋予“八爪鱼”之称的多产名作家、农业讲师、刊物顾问、金融期货分析师、选美赛形象大师、修复佛像艺术家、影视制作人、保留文史工作者以及一切跟艺术品相关鉴赏、收藏。在这许许多多的身份当中,有时不禁会问,人,怎么可以有那么多才华。事实又有这么多证据,证实确是的存在。有的,是通过努力,抑或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得来。

Read More »
马来西亚美食家-看杂志

阅读障碍者:大马美食家的贤妻 – 马来西亚美食家

於他的写作方式,是於学生时期,习惯性地来回踱步完成,由他念,她速写。间中不能停顿,否则,於后那些想表述的片段,会跟着接不上来,而大发脾气。这在他人眼中,成了烦躁,当一心想求好又提不出个重心来,常常会因此吵架,过后倍感对妻子歉疚。因为到了第二天,她一定“生病”更加地讨人怜爱,如斯走过那段,既难捱又害怕的写作岁月,成为夫妻俩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Read More »

大马美食家爱的宣言 | 廖城兰

在没遇到挚爱李翠枝前,廖城蘭身上曾有过这么个例子,一个出自破碎家庭男生,加上天生驽钝、孤立,就在那男生和一般少年憧憬爱情时,认识了一位女孩,两人很快便坠入爱河,当女方父母发觉他俩到谈婚论嫁,坚决反对,理由是父母认为女儿该嫁邻居当医生的儿子会较幸福。

Read More »
大马美食家廖城兰与妻子的回忆“吐花的男人”

食公子:大马美食家与妻子的浪漫 | 廖城兰

马来西亚美食家-廖城蘭与李翠枝的结合,不像弟妹有豪华婚礼、得到双方父母谅解,亦无亲朋戚友出席,只有贴上邮票一纸见证,换来廖城蘭永世对她的愧疚,久久不愈。在四个孩子长大后,希冀俩人爱情能得到子女祝福,再办一次婚礼,抵偿李翠枝多年所受委曲,这是廖城蘭对李翠枝后半辈子,许下最坚实的承诺,毕竟俩人是很难才走在一起。

Read More »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

Summary
一个有故事的大马美食家
Article Name
一个有故事的大马美食家
Description
马来西亚美食家廖城蘭出生於一个看似世故的家庭,好颜面,较之平常人家,到底还是有多少气象不同,皆因那么一次巨额幸运,家里隔山差五便觥筹交错,在耳濡目染,童年毕竟还是有过一段短暂,但却对廖城蘭影响深远的根植。对来客口中父亲的“识饮识食”充满仰慕,早在心里埋下蠢蠢欲动的殷切。小时因爱阅报,有剪报习惯,爱听大人谈论国家大事。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