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dred Years 

of Controversial 

百年之争-

The Canton Cuisines and 

Malaysian Chinese Cuisines 

早在秦末至西汉时期,公元前203-111年,於岭南的南越国或南粤王朝,又称“赵朝”,都城番禺,即今广东省广州市,越王墓出土文物,已证实广东早有吃“鱼生”食风。

广东菜系与马来西亚华人饮食源流

追本溯源的概念可定义为:凭借文献或记录,对物品或行为的历史和使用或位置予以定位,建立相应的追溯体系,且必须符合学者的研究作为事实理据。

广东菜系之七宝擂茶与客家擂茶的关系

2001年 对客家擂茶的追本溯源
记者必须根据真实溯源报告,不至贻笑大方,毕竟报纸的行为必须向社会负责。

Scholar Trace for Food Origin

The Most Earlier 

Food Critic Trace and Conduct Gastronomic for Restaurant and Food Origin in Malaysia

最早於马来西亚餐饮溯源的美食家-食公子

Jacky Liew 

1

ON THE BASIS OF 

PAST SCHOLARS’ RESEARCHES 

Sociology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Department 

Research from China Muzium 

“追本溯源”需以学者研究作基调

客家擂茶

社会科学研究院资料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院、中国河洛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陈述“三生汤”的起源与湖南“七宝擂茶”及“土家擂茶”的区别。

中国博物馆资料研究

根据厦门市博物馆,赣州地区博物学者发表“宋,耐德翁《都城纪胜》及吴自牧《梦梁录》中,就有‘擂茶’,‘七宝擂茶’的记载。” 

七宝擂茶解析

当有一天客家人不认识客家擂茶,不知又会被谁说成什么茶?诚如上辈人所担忧,年轻一代能说出籍贯,已是日益见少,从而简化到只剩下“马来西亚华人”或是听父执辈谈起是“海陆丰客”却不知海陆丰又分为“陆丰”与“海丰”,海丰县主要讲海丰话,陆丰县行陆丰话,而在东部三甲地区则带相近“惠来”口音的潮州话,三种方言统称学佬话、福佬话,属闽南语系,有别於客家语。甚至有的连直系客话也说不全。在没有祖籍认知下,那是报纸登什么,网络人说什么都会信以为真。千年的祖籍根源成了覆是为非,客家擂茶也好,咸茶也罢,后人只知擂茶是种青色的汤液,以一些豆干、菜豆、花生的飨料和着饭吃,是老人家那代产物。到真有天年轻人认为擂茶亦跟肉骨茶相似,是“绿茶”佐以饭食,茶是茶,饭是饭,如此下去,试问华族,还剩下多少大马华人饮食文化的传承?几十年过后,马来西亚在居的福州人,真的会以为福州独特四方面条的源头,就在福州,而非大马人再创饮食。我们的方言、民情、风俗,如果失去了籍贯、族群、饮食资源,等於失去通往原乡地概念。所以才得要把马华饮食与文化的根保存下来,留给子孙,而不是被新文化取代传统文化,再转化为新新文化。

90年代溯源最困难处,就是资料考无可考

The Hardness of Tracing Origin in 90s is lacking of data 

2000年,在《大家健康》还未刊载食公子报导相关“客家擂茶”和“七宝擂茶”的文献前,尚未见有人在马来西亚媒体发表过有关客家擂茶的起源。当时互联网并不发达,上述中国两位学者考究也未曾在网上出现,可见资料之难获,只能借古书佐证,因为饮食历史中的追本溯源,并不能只听餐饮人三言两语,便向公众发表来源,需明文、得传世。如果是刊登在几十万人阅读的大报,一言轻重,人人信以为真,就会成为溯源的滥觞,后辈以此为据,导致影响深远的谬误。像2003年11月24日,星洲日报刊登有关擂茶采访稿,如果食公子在该文中对客家擂茶溯源不正确,就会形成扭曲的资讯,经记者引述七宝擂茶后,一传再传,便会成为错误中,大家都會误以为这是正确源流。改变了客家饮食文化的历史,不可谓荼毒不大,毕竟书、报的行为是必须向社会负责。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