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Author

英雄造时势的美食家

谈起食公子,这位美食家及其家人生活,总是充满好奇和神秘感,诸如美食家是怎样赚钱?又是怎样成为美食家?无可否认,美食家的家庭与寻常百姓家,同样需要面对油、盐、酱、醋、柴、米,日子确实不好过。

很多人可以夫子自道,认自己第一。但马来西亚饮食界第一号人物,不是自抬身价,而是必须获大众承认。历史就是历史,论资排辈有时间线,争排名永远是最伤感情的事,小说中,众多高手为争“武林至尊”这虚名,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而在大马美食家、食神当中,谁才算是第一实无意义。谁最具知名度、谁又最红、谁是最好的,各人标准不同,答案自也不同。

倘说马来西亚的食公子,绝对是最受欢迎的美食评鉴作家,论名气、影响力及其无私献身精神,该当他莫属。除了食公子杂文给人有种“想吃”冲动外,群众给予的感情分该是成功因素。许多忠於他的读者,把食公子一致当做代表马来西亚的美食家,这是种特殊情份,属於“我们美食家”的亲切荣耀,但对国外人,很难去理解这项诚实的归属感。但食公子明白,之所深受爱戴,是他一直很努力不懈为本土餐饮界耕耘,并一再强调他是道道地地的马来西亚人。在这一个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多元语言及资源的国家,各族饮食之复杂,不要说专家、学者也未必熟悉,更何况是那些对我国饮食一知半解的国外美食家。就因大马饮食,拥有如此独特的气质,才能让大马的美食家愈发全面性独当一面。也正因为从小在这样环境长大,面对饮食寻根挑战与推广困难,多了一份毅力和韧性,以致所写饮食文章独树一帜。故也只有在马来西亚,才能生产出食公子这样的大马美食家。

2000年,因“食神”这齣戏原由,亚洲成了美食家崛起的冒险乐园,机会俯拾皆是。有人奋斗一生,最终功亏一篑。有的不爱惜羽毛,借食神之名胡作非为。有者退出食界带团,更有向外公布不再是美食家的主持人。唯独他食公子的机遇,让他成为马来西亚美食界的经典。

在食公子一生,想必连他都不相信有朝会成为“第一个在马来西亚以美食家称誉”的作家,且一红就是廿余年,现在仍然在红,甚至被视为饮食、文坛奇葩,被行内人看作“奇迹”的食公子到底有多红?只要上网输入食公子关键词,就知道中、港、澳有多少的食公子。对这名词,如果在十年前互联网搜索,是页面所展现的古代春秋人物。2010年,再次搜索,对“大马美食家”或“大马食神”相关排序,定遍占首页,成为亚洲响亮的人物品牌。

此外亦蕴含着许多理由。除文体内容与他行为言语相符,就是常以谈话窜跃常规衍变出谐趣文格,以简洁、易懂、平易近人著称。起心就像跟臭味相投的好友闲聊。诸凡才子总有忍不住急於展现其信手拈来的轻狂,富个性美。素喜以拟人修辞手法为食物注入新生命,不拘牵形似而求神似,才是精于“形容”者,写出的食物人性,超越了文艺传统所规定的界限,这是从未有过的文体。给了读者一个浩瀚,但又不安定的璀璨餐饮主题,用每一张纸给予食肆肯定。而食公子认为所谓的“文学价值”,依他解释相信要人死后,还有人继续谈论才算不朽,且这是由一小撮人决定的规矩。因为饮食文章写的再绚烂、价值再高,对看不懂的作文不能广传,等於是从未被人看过,文不能载道又如何受教?若能以宏观的角度考虑读者水平,把专门学问不避俚俗用口语话组合,令大众颇为耳熟的贴身,给人看得懂,人人能读,写到好处时,自然成了人们接受的美食家。

主要是在“讲真话”,相信最动人饮食素材,来自最真实人生故事。离开生活就再没人情可言。创作需要搜索材料,而题材来自对社会的观察与领悟。因此每个被记录的实况都是一部关於作家经历的所见所闻。假若拍摄数码视频,毋须再找演员临摹,因没有比餐饮人演绎回自个,更清楚自家故事。也只有通过味觉在知觉中比较、亲身印证,方有资格谈“吃”。

除此外,食公子还有另一套诀窍,就是从小处着眼,以餐厅的优点见微知著把惊叹放大,因此分外“好看”。像这种文工与性格结合,成为食公子独特的文情风格。有留意的话会察觉,他文章从不用同音、同义、读音相近、内容相似、重复的字,原因就是怕老毛病骚扰他。

更重要是他不允许出错,文章里绝对不会出现对不熟悉的饮食文化,像来自台湾某位知名女作家在国内报章说“巴生肉骨茶的秘诀就在酱油里”这是不对的。饮食文献讲究是实事求是,故每出稿前都会看了又看,一种强迫性地挤压自己,务求文不加点,只要还没交稿,会一直改到完美为止,最高纪录可以把成稿原文的内涵改成他文,否则辗转难眠,似有事未完成。所以食公子绝对是个“完美主义者”。记得有一回副编致电给他,说某段溯源有误,他竟可不厌其烦地引经据典,奉上一篇又一篇文献证明,所写的物事绝对经过考察,即是说他的第一稿,永不修改。这就是他的坚持与自信,不允许饮食历史作任何改动,除非是受有限资料误导或未经同意的编辑篡改。

一个武侠小说家,如果没练过武术,连十八般兵器都数不出哪几件,那他的武侠恐怕只能是纸上谈兵。一个美食家,如果一生没吃过好东西和最差食物,那他的食评必然是没有养分。

无数的食公子

2013年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食公子”相关的称号,搜寻网站也只有出现春秋的信条,大家都以食神,美食家的名号为尊,不会有“食公子”,能让中国两岸三地年轻一代,如此推崇“食公子”三个字。这是亚洲饮食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事,与有荣焉。

2010年在互联网搜索“食公子”就只出现春秋左传正义(昭公)的史记而已,当初食公子使用“食公子”这三个字是无意间在古文看到而喜欢上。

其二是因为“三代富贵,方知饮食”,意指三代富贵显赫的人家讲究饮食,知道怎么好吃,并且要“吃好”,有利身体健康,而“公子”则是取义王孙公子父、子、孙三代的饮食风气会影响后代,构成美食家这一名词的条件。

2007年,有鉴大马人对治国人物的冷感以及政治所预见的明争暗斗,食公子遂以资讯性的饮食叙述加入政治元素,以饭局邀约格式,造成日后轰动一时的“名人饭局”,并通过这层联系常与统治者、部长、国州议员、国外使节交往,感情甚笃。曾听他们的助理抱怨,食公子的话锋犹如匕首,尤对时局提问,绝无妥协余地。如果一个连高官显要都敢据理力争的作家,还有什么不敢得罪,颇具文胆,以致后来他的文章越来越坦率。由于厌恶官场上尔虞我诈、看尽世态炎凉,最后选择与妻逍遥自在不再问政。其实政治就是民生,在老子《道德经》“治大国如烹小鲜”,好比仓颉创出的“饭”字,绝对是民心所向,人没得“食”,活不了,就会“反”,用作比喻政治前途需与经济双轨,是再恰当不过。

从李三春,陈群川,林良实,到第七任黄家定、翁诗杰、蔡细历、廖中莱至魏家祥,从黄到魏历经五届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简称马华)总会长,共与119位政治人物会晤

国家大事

关注培养下一代人才

摘自黄日升部落格

关注培养下一代人才

(马来西亚种植及原产业部副部长国会议员拿督黄日升亲笔签名)

探讨砂拉越华族地位

诗巫区国会议员拿督刘会州(已故)觉得像《名人饭局》这样的专访方式,是他从未经历过的经验。而此等首开先例的形式是由食公子开创。

讨论伊刑法实施课题

讨论伊刑法实施课题

食公子协助请愿保留原住民土地

1996年,在写柔佛新山Kampung Sungai Temon的海藩村“嘉林”而认识,直到2012年遭遇州政府通知拆迁海藩村作为建设伊斯干达特区,求助於食公子,再参照葡萄牙村寻求土著地位保留文化遗产方式,并成功保护葡萄牙村未被迁移的土地案例,找来了该区立法议员谢松清周旋。因当地原住民没影响力,在经济上也被忽视,虽是土著但基於缺乏种族政治的渠道下,唯有通过该选区议员提呈诉求,以保留原住民土地。直到2019年谢松清逝世,期间依然很努力争取完成这项任务

食公子影响力,为旅游娱乐业尽一份力

食公子向旅游副部长林祥才延长娱乐场所时限,在2010年10月,获得政府响应。

虽然美食家这层身份,至今对厨业、文化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但奇怪,大多数人就连国外,都会众所一致,同意大马美食家等於食公子的看法,这已成为一种意识。2007年与舆会马华总会长暨马来西亚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的一场美食大会受邀当开幕嘉宾,他在所赠新书首页签下“大马美食家”,正式成为签署此名衔的第一位政要。寄予期许再三叮咛身为大马的美食家,凡事要以“国家为重,树立典范”,遂传为美谈。食公子除“食神”、“美食家”之名外,还被称为“食王”、“美食天王” “美食王子”、“美食公子” 原由就在他博通经籍,对马来西亚饮食历史淹贯精微,待人处事随和有礼,这正是大家喜欢他原故。

可能是食公子工作情由,喜欢到处长见识,很难要他老实待在一个地方不乱跑。这与他天性有关,会不自觉或自觉地将自己塑造成风流倜傥的现代古时大侠,喜欢醇酒与美人相伴,而他的美人永远是她妻子。作为一个“爱老婆的食神”对她言听计从,从没一次拂逆过爱妻意思,活脱脱像高手比试后,回家成飞鸟依人的铁汉柔情,有种“貌似狮子,轻衔兰花”的刚柔并济,是故,民间才有“嫁人当嫁食公子”[1] 风闻,这可从食公子专栏中,不经意地发觉,有种温柔式的大男人主义、爱家、疼老婆。因为很早他已清楚,自古以来,多少英雄豪杰、名利圈的名人前辈,即使再红,最终还是死在变心之下。

对食公子的正职很难去说个明白,但令他声名大噪的却不是正业,而是把这个自2000年之前,从未被人看好的饮食市场,第一个将餐厅专访转为职业的美食家,并将之代入正行体系,也正因有这需求。谁也没料到那么一天,食公子又从文学转入人工智能数据科学的研究。

少年时,不是不曾有过这样梦想,想象自己将来是位科学家,穿着黑披风敞开白色上衣纽扣,露出白金十字架,开着辆开蓬的马塞地,一手拿着银制扁酒壶,车架上,放着本未读完“清”蒲松林著的《聊斋志异》。

“未来谁也说不得准,只要你肯相信,就会发生。”

布条上印有大众为食公子另取的

“大马美食公子”或类似“食王”别号

2006年进军酱料业,推出署名“大马美食家食公子”酱油及鲜味酱。一生行业涵括:士(文化界-饮食写作大家),农(农业学院讲师兼顾问)、工(石油化学工艺供应商)、商(金融期货交易)。

当有太多无法兼顾时,你只有选择自己“最喜欢”继续下去。

食公子业务横跨士、农、工、商四大领域

署名大马美食家食公子的品牌酱油
食公子的伟略受到企业界、商界重视,经常受酒楼、酒店、厂方邀请,担任首席顾问一职,图为花园酒店与食品厂方聘任函。

今日农业学院创刊至今,廖城兰一直鼓励学生将所培育的种植、渔产、禽畜与大马饮食结合,毕竟高素质的饮食来源於原食材同时,亦是第一个将学生的材料推荐到食肆,以实践方式去验收师生的研究结果,成为最初对社会的馈赠,进而凸显大马美食吸引力与传播力。上图为改良的罗非鱼出口成为印尼驰名佳肴“印尼飞天鱼”。右上角为食夫人摄於胡椒园。

《今日农业》期刊有关食公子经营的石油业广告

原本父亲要食公子学修车,却未考虑他连开螺丝左右都分不清的学障,惟今提供石油於工业也算一偿其父夙愿。

故食公子给人印象永远都是天才型人物,各类奇门杂学涉猎广泛,且只要迷上就再难解脱,他曾恋过武侠、民俗文化、术数风水、藏传艺术、佛道学说、更是茶艺、美酒、咖啡专家,一旦发现不过尔尔,便兴致索然,永远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实则是好学不倦,且越老越在这趋势上。对世俗人不可能接受的新事物具能接受,好奇心极重,不弄明白决不罢休。而平日不对人说,皆因“夏虫不可语冰”。

也有说,食公子是位才子,喜诗词歌赋乃至精通对子,大概很多人都心存疑义,因为一向低调的他,在这三十余年来从未谈论过自己。甚至有媒体给他做专访都被一一婉拒,理由是每月十几个栏,每星期曝光之高,已是给他最好的采访,毕竟版位珍贵,把机会留给那些需要成名的人吧。而被业界误为孤傲乖张,故意将他流放到文化边陲,一方是功高盖主之过。无可否认食公子委实是少数拥有市场价值的美食家,饮食殿堂级的人物,却很少参与各类饮食盛事,认为不外是饮饮食食多么乏味,不如在家多看几本书、陪陪孩子温习功课。

他目光锐利,逻辑性强兼带些许游戏人间意味,既不失品位与学者格调又是才华横溢的名作家。对他替传媒销售的报纸、杂志,因个人莅临,要求餐饮业以回购,作为赠阅附近招揽顾客的策略,令该地其它书报销路在廖城兰栏目出版那日滞销。他的出现时不时会有人索取合照,独一无二的著作《娘惹味》,不但成为书市销售榜首,更被数个国家的国家图书馆、国立大学与理工学院收录藏书,更成为大学硕士论文钻研对象,维基百科、百度收录的“马来西亚美食家始祖”。於中国国际探讨会荣获优秀论文奖,另两位,是中国国家体育训练局处长薛玉桓与韩国中医学博士梁承。同时,亦是首位在第十一任最高统治者出席下,受颁发世界美食大师徽章的饮食学问研究及饮食文史保留工作者。

在这廿余年来,对饮食界,似乎每期都是冲着食公子的价值性而来,连末期癌患者为见食公子,托人千方百计邀约,就是要他公信力为己作证在同类饮食特别优秀并留下纪念。这让廖城兰左右为难,若去,怕被误会沽名钓誉,不去又对患者留有遗憾乃至不敬。

最耐人寻味是源自他“可亲”和“可恨”两种气概,同样极端迷人,觉得他很跩带有点神秘的反差萌。事实是自尊心强,怕被伤害。而人格上,不是贵族的他却富有高贵气质与迥殊审美观。行为表现独有种痞气,实际是无人敢与之相比的那份不怒於色地霸气,喜欢喝酒,把酒当做白开水饮,只要喜欢能从早喝到晚。依然能交出这么多不同题材稿件,不由得不让人钦佩,因一般喝酒的人都知,喝太多,思考力会衰退、断片,若还能写出,不是奇人,就定是怪杰。

念书时,被师长看作早已是无可救药的坏学生,让他深感受到鄙弃,想要成功,就要比别人更努力三百倍的决心。追溯起来,大约是在80年代,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美食家”和“食神”这敬称的出现。当时写美食邀人大多遭拒。或许本地人生性腼腆,认为传统饮食不需要广告,自己也不是什么伟人,上报会给人笑,犹如公开处刑觉得很不自在,曾有那么一句话“只有杀人放火匪徒才能上报”,可见被采访对寻常人是多么地非比寻常,不时,还得预先替受访者做好思想教育,补习上报好处的观念意识云云等。直到1996年《食神》这戏,看了倍感亲切仿佛熟悉又陌生,才又重启先以“廖圣然”,后用“食公子”别名,撰写饮食专栏的写作生涯。在国境内,想要在报纸、杂志有个地盘,着实是不容易。其时的食公子虽在商场风光,但在文坛上却是个新人,根源是他那代能成为专栏作家,在旧社会是何等极其崇高的身份象征。亦或是在媒体只载一天就已让人瞩目。对这么一个既没名气、背景又不擅拉扯关系的局外人,想有一纸方块,那是殊不可能。但依旧每天致电向各个出版社推销自己。终如愿以偿迈入大马第一线作家,加上美食家这让人羡慕头衔,经常浮华於政、商、名流的豪门夜宴。令他在上流社会[2]造就成一时无两风头人物。后来,食公子将这一段时间描述为“醉生梦死”的生活。在几经努力取得功成后那麻痹,觉得是该重新评估,什么才是人生的真义。

食公子一人凭购报、销售刊物,跻身进传媒界收入最高的作家之一。的确,从此奠定了他美食家地位。有趣是,他的成功既不是来自传媒力量和厨业支持,不靠电台、美食节目的助力,而是食公子挂在全国食肆照片。有人这么说“现在谁敢说不认识食公子,怕不是傻了?”此说法是据廿年,众人都在食肆,见过他与餐厅老板的合照,让食公子知名度更高,对没有他照片的餐厅,就不等於驰名食肆的定层。假如要选公众熟悉的大马名人,肯定名列其一,而其挥洒自如的闲钱多半是来自商业,成名则倚赖美食家,两者首尾相应。食公子还有个最架式地方,邀约前必须依先收费,再到访,后交稿的不成文规则。纵是如此,交回报馆后仍会出现拿不到酬劳的堪虞,长达九个月之久。其它杂志社反倒没这问题,是以他的栏多不在发行网广的报章,而在杂志的采访权,以为饮食界奉献一份微薄的力量、保留传统,用记载传承文化。

有时会碰到一些有困难的商家,为了帮助应付生意不济,但凡知道他们辛苦、难以缴费都会先垫付版位金额,帮其度过难关。真要撑不下去,欠款就当不了了之,也不计较。或出钱资助有可塑性的餐厅,并将购回的杂志、报份,在刊登后,再度免费转送给餐厅派发,一来供店家赠阅朋友、顾客或留作纪念,二则建议派送附近居民,藉此激发地方效应。

在马来西亚这国度,只要人一出位,马上就会被打击,因而想出名,当先问自己,敢不敢成为众矢之的?

就在他人生最美好时刻,或许因“树大招风”亦遭受到某些人攻击,不是来自专栏的文鬥,而是他一项餐厅照片纪录及美食家这身份背后代表的美食界地位。事发刊载於买版位的另一报份,但肇事者却往另家杂志社栽赃的怪事,可见居心不良,始终认为只要在生活出版商将之除名,余下不值一晒。於是便利用起单方面说辞与淡边利民济Gemencheh的酒楼事故,制造人格谋杀,让他感到极度痛心是,一个无怨无悔,曾对杂志社、报界、厨业担待过的人,竟被视如兄长、合作伙伴以莫须有出卖,食公子宁失去生命,也不愿相信会被昔日好友作泯灭人性的陷害。如此颠倒是非的中伤,在事发后,对他家人带来的蒙羞和他与他孩子造成的伤害该有多大,却未给过任何澄清机会,就以不指名道姓的匿名形式刊登,所幸好友特地告知,内容中,某些针对性词语引发的间接映射,经已严重损害到食公子的商誉。该报社、刊物的虚构陈述,不仅对不知情公众产生贬低食公子人格的倾向,严重损害被谤者名声,在1957年毁谤法令第3条里是属於“永久性毁谤”。无论他人相信与否又或导致金钱上以及任何形式的损失,均已触犯可提告的毁谤罪行,而恶意性毁谤索赔将是天价[3]。肇事者为怕挨告,又再一次将原来放上网的报道,删减一些容易触犯法律雷区的词汇,重新放回该网,目的,就是希望有关毁谤文章能获得转发,致使对食公子更严重的伤害性,是什么“仇怨”如此深恶痛绝,让偷袭他的人持续操纵那些毫无根据攻击,当时的情绪像直坠下谷底遭受雷殛,一度对厨业、传媒心灰意冷,不就是为了“不爽”针对该起毁谤性报道,食公子已向警方报案,原想向攻击者诉之法律,以讨回清白,只因太太的一句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即便胜诉,败诉者家小将心比心,又如何面对社会舆论?遂保留追究权利,却也印证了“枪打出头鸟”的定理。相信背后操刀者,该没读过孙子兵法,不知曝光后,像狙击手暴露隐藏位置,是敌人、是朋友,一清二楚。

将大马食神食公子的肖像粉刷于墙壁作巨型招牌
餐厅墙面整幅老板家人和大马美食家食公子的莅临合照

事实上没有一炮而红这回事,任何成功都需努力,不遭人嫉是庸才,自古就有“反出位”的传统,想毁灭食公子的人,认为只要没有这号人物,新的美食家才可能崛起,独占这一块食公子在饮食上的收益。大家都知道,只要他在,就没有机会分得这块肥肉。随后2013年,因进修数据科学深居,在被偷走那廿年,终有时间将未完成的学术研究继续做完。辗转至2020年,这块肥缺仍然无人可企。近年对这位“食神科研”创办人,愈加被科研界誉为“数据科技”行销高手,冠上最具前瞻性的“黄金眼”,更加凸显他以数据推广饮食与智能机器学习的崇高地位。就此食公子的食神科技及其独创一格的观点,备受网络、文化、媒体、餐饮与企业家们期待他在未来还有更新的突破。当然,这不争事实,并非每一个人都能接受,不同意他行事作风的,却又不能否认他所作所为,对业界义无反顾的进奉。对一个没有酒楼、食肆生意、不供给食材、货源、不带团、根本谈不上任何利益的食公子,并不像其他美食家、食神,具都拥有自己酒楼、饭肆、食品业,所赚回都是自己财富。虽然是推荐后,餐肆一举成名,而从中所获盈利也与之无关,难道真靠写食讨活?说明白,不就为了马来西亚饮食界与传媒共赢的前景着想。

所幸在人格谋杀发生后,竟未引起负面涟漪,毕竟食公子在这区块经长达廿余载,从购报、卖书、买版位采访,大众岂有不知道理?又怎会轻易相信?更何况食公子把人生四分之一世纪时间,具消耗在这几经人世,什么叫鸟尽弓藏的现实里。不外是“耕开有人争”想取而代之,坐收名利的人之常情,食公子从未想过美食家是个人专利,因为谁都可以是食公子,关键是你不去做,当别人做了,就得认。

最后,向子女期许在离世后,墓志铭上能刻着“食公子廖城兰生时是位作家、美食家”,可见他是多么地珍视这份荣誉,看重作家身份、美食家地位。理当佩服他,在这块无利可图的饮食版图,还能深具过人毅力,从善如流地走过。当人人认为他不可能成为美食家时,他做到了。不管你喜不喜欢,在史上,已是马来西亚第一位以美食家称誉的始祖。从其文笔基调,甚至影响到其它刊物、报章模仿、响应其概念乃至业务。

作为传媒受益者,一般食公子到过食肆,编採或广告部的业务都会跟随而至。

这是任教於普林斯顿大学哲学系著名理论家与法学院教授、2012年被美国总统奥巴马授予国家人文奖章的阿皮亚Kwane Anthony Appiah定下的荣誉现象The Honor Code“尊重荣誉”。

荣誉的定义- 是指值得尊敬,当一个人被称为“尊重的”非纯指达官显贵或称“荣誉的”意思是此人具有值得尊敬的品行,表现一套世人皆认同的良好规范,得到“尊敬”,乃至死后,仍可保有其知名度的成名人物。

凡有荣誉的人,都该尊崇这套社会信条,且还得做到最好。

在英国绅士阶级认为,有“荣誉”值得尊敬的,便是“绅士”举止应当诚信不欺,保护弱小、尊重女性、言行得体、不辱家声、也不负他人尊重。当符合这些标准方有资格被人尊敬,称得上“绅士”荣誉。如果是犯规,当感到羞愧,要是遭受“毁谤”定当奋力捍卫自身的荣誉 “提告”。

理论家阿皮亚对荣誉的定义,还提出一项“关键荣誉”与“尊敬”的分别,“荣誉”是获得尊敬的理论前提,有一种让人钦佩的素养品质,但“尊重”却不一定仰仗荣誉,即便是个无权无势的人,只要行为端庄达到荣誉规定,一样可以赢得人们尊重。

Footnotes

  1. 2006年,英国《泰晤士报》对丹麦研究人员的一项成果做出如数报导,一个人如果:1.生活优裕,2.婚姻美满,3. 孩子孝顺成才。4. 饮食欢愉,5. 社会地位提升,会使人外表比实际年龄更为年轻,并指出婚姻幸福会让一个女人更年轻。这便是食公子健康生活的秘诀之一。 ↩
  2. 上流社会根据《纽约时报》所述1. “富豪”指年收入2000万美元的族群、企业家 2.“一般富有者”的律师、医生。科技人才等高收入专业人士或被称为“新富欲群”,此外,对致富的启示,不一定是靠家族庇佑的富二代,只需凭自己的知识、学识也可办到的新贵族。而下流社会指的是中产阶级,生活逐渐往下流动的草根族。↩
  3. 有什么比名誉更珍贵?就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尤索晋对名誉损失赔偿与意外赔偿不能做相提并论注解,因为“毁谤”是恶意去破坏一个人名誉,相等於杀害该人,但意外却并非蓄意,譬如车祸。如果是一个人失去手指,不管什么人失去,即是失去一只手指,但在毁谤案中,恶意毁谤个人名誉,就是在杀害那个人。在名誉被损毁后,可能会感到痛不欲生而自寻短见,单单赔偿金钱是不能挽救个人的声誉,他可能会失去所有朋友被社会孤立。亦或是以九位数的亿元计赔偿,亦不能弥补其心理创伤的万一。针对今日,所有名誉损失索偿案,几乎都来自新闻报导与公共的社交评论。那是因为没有一个新闻从业员乃至公民能够完全确保本身的报导或评论不会被错误引述,作出不公或不确实的批判。其实,报导或评论错误对媒体本身一旦真相大白,便会形成失去公众对它信任,造成公信力以及无法弥补的价值损失。因此在审理上,法官会要求从业员尽量提供专业的求证,界定媒体是否释放出道德的善意,而不是一味报导抢滩,增加社会负担。↩

感谢食公子的粉丝们,支持他们的“美食家“

第一人- 食公子为什么这样神?

如果要以文字统计一个人记录,一生为大马饮食文化所作贡献,在饮食界,第一个想到便是食公子,他用创新与坚持塑造出一段段美食家的传奇。

这对一般人着实不容易。但对食公子就必须列表,於是在食公子作为之下,就会出现一件接一件缔造记录的证明。一切都那么实实在在,未能尽述,也让食公子成为众人眼中一位颇为另类的美食家。

  1. 第一个在马来西亚持续卅余年,为驰名食肆、食谱作饮食文化保留工作,让饮食的学问和技艺代代相传下去,这对日后餐饮人才的培育,后代传续、人类学、社会学都付与极大研究价值。
  2. 第一个阐明“南洋菜系”并以系统分类马来群岛风味的马来西亚菜系,奠定在三等阶级,皇室、传统与五大菜等,作为大马旅游文化支柱的一项特点,改善国外对大马美食印象,获得认同与赏识。
  3. 第一个利用“数据化分析推广”大马美食及把餐饮带到“智能机械”的科技范畴,以推进业界产品、口味、服务、便利、设施,性价比等维度,让决策更加科学精准及明确目标定位予新的高端市场,重新定义大马饮食评估标准,实现跨越式竞争的主导,加大马来西亚美食与全球博弈的能力。
  4. 第一个以逾千幅照片挂在全国各地驰名食肆,作为堪称骈列健力士大全的指标性美食家,观其经济潜力,不仅是对大马饮食市场有着对外性开发、甚至在地的经济拉动,食肆发展,取得三好结果。
  5. 第一个美食家受如斯隆重待遇,凡举旅游胜地或食肆业知悉食公子莅临,都会全拉起布条迎接的壮观场面,向外输出当地文化所产生的软文化效应,因为游客都喜欢到名人莅临的地方探索食物,寻找名人梳理过的地方价值,形成传播的关键领袖效应KLO。
  6. 第一个赓续性约出119位高权位的部长、副部长、国州立法议员、明星出外针砭时弊的美食家,摆出事实谴责政治乱象,鞭挞贪污滥权,对议题无不据理发言,亦不忘指正教育制度呆滞,就吃下的食物药剂迫害,以其明锐观察、思考和经验去厘清政经教育的迷思,引领读者走向更高的视角,做客观反省,看清事实真相,主张社会奉献,热心公益,反对朋党文化。
  1. 第一个在大马史上受最高统治者陛下召见的华人作家奖擢,作皇室记述,时刻铭记最高统治者的勉励,“凡事都要好好地去做”。
  2. 第一个在马来西亚饮食史上,有如此之多海外饮食作者共用同一名字“食公子”的美食家,只要提及,这将有助联想大马的美食家,马来西亚及其出生地或推荐过的城市美食,有效提升大马在海外知名度。
  3. 第一个在国内食肆,从未有过那么多餐饮人以各种各样形式使用食公子这一品牌宣传的美食家,就现代饮食的复杂性,孰优孰劣,甚至判断商业宣传的真伪,对财力有限的群众,根本无法一一详究,因此才需要鉴定,什么是最好的,从而促进消费者对有美食家代言的食肆,产生信任,建立忠诚度得到永续发展。

 

第十件事

从构成马来西亚菜系三级五大菜追溯到华人饮食根源於春秋公元前403年至21世纪的考究,是何等竭尽心力的文化工程,这要搜集多少资料佐证?为的就是更准确去推断马来西亚饮食史自1957独立前至2020年,这逾百年的饮食实况,凭着食公子的所见所闻填补回失落的空档期,以详细描述和依据大马饮食的多元特色,整理出真实面目,为后人保留起饮食文化的根,不至几十年无处可究。且是我一生中可为“马来西亚百年饮食史”,就算不为钱也应当全力去做的事,学术价值不能用金钱去衡量,而是它的真谛。

爱国者

Patriot

据说,他素以马来西亚人自傲,在面对华人时,从来不说它国语言,因认为能以华语交谈,为什要用其它语言标榜?而别人面对他时也会主动以广东话问候的亲切。其次,他常言身为国人,马来西亚由马来人主导是毋用质疑事实,唯有积极参与政治,结识政要才能逆转时局、做到事。此外,还得注重下一代教育,保留传承具是刻不容缓。就大马饮食文化广博渊源,是以从不到国外采访,并非游历各国就等同美食家这一误诊,仅是研发新科技作为新媒体推广大马美食。唯有吸引外国人前来消费[4],方能促进经济,而不是轻重倒置将人带往国外,表现自我见识以求认同。

经典人物

Classic Man

“经典人物 Classic Man”《城市词典》是指一名经典人物必须是个人在社会上,获得至高荣誉,在旧时社会,女人是不能成为经典人物。而经典人物的定义解释为“其具有最高等级的身份、地位,可以作为原型或标准,并具有持久的价值,被人广泛讨论”。

先行者

食公子的前瞻性 “十年磨一剑”

对大家都能做到的美食家、食神,只属一般性,不能成为“经典”人物。能行人所不能行,才算真正“出众”的美食家、食神。

时隔卅年,食公子在食评制度尚未健全时、在没有美食家、食神前,早已领先积极推动大马美食,为后世持续性保留饮食的底子。

后因,再次预见大马政坛时弊,以其平时观察、思考、经验、分析开启以政治人物为议题的政论,逐步论述是非,让普罗大众遴选所需政府,避免做出错误抉择。

到了互联网新数据世代,食公子又一次料事如神,比传媒、饮食界先行掌控数据科技,成为处处比人捷足先登的美食家、食神。

廿年来,餐饮界无人比食公子更早接触饮食,持续并将马来西亚菜系统化,以数据科技推演饮食的进步,廿年后,若无人能够做到,食公子依然还是“经典人物”。

注释

  1. 2007年7月21日(南洋商报讯)获我国旅游部颁发马来西亚旅游美食家奖状的香港食神,带领大马飞跃假期有限公司组织60多名团员到中国中山、珠海、澳门、香港大享口福,马来西亚南洋商报为指定媒体。在饭局律师告诉他,大马行事就是那么匪夷所思,把马来西亚旅游美食家颁给香港人,再由香港人领着马来西亚人到中国,而不是将中国人带回马来西亚消费。
    ↩

大马美食家食公子的图文

数据科学

未来

餐饮

智能化

大数据与人工智能餐饮的创新,可为未来面向多样化,多层次,定制业界提供新的服务供给体系,以利饮食、企业在全球竞争优势。

2011-2012年大数据应用方兴未艾,紧随是数以亿计互联网、移动端持续铸就大数据世代的来临,因为从事传媒,2013年食公子遂从文字转入影视刊播数码平台衍化至大数据、云计算与数字化科技,重新定义饮食界实用资产与未来价值。率先行使大数据智能机器系统,为让餐饮产业迈入大众化为主从的特色化、品质化、功能化、精确化、科技化营运3.0体制[5] , 将以技术革新餐饮界连带全球市场消费升级,在不受人数、时间区域限制,开始对饮食业态采集、分类、整理等多维度监测和智能分析尝试以地域覆盖的大输出功率或斟选人物属性、性别、年龄、职业、兴趣及行为定向匹配属意对象,邃密到连口味、偏好、供求、门店经营实现数据导向,藉以Cookie代码段追踪标记,按人们及时所需,所转化多方收益作针对性跟进式推介决定,以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及商业“目标市场定位”所转化多方收益[6]。大数据最大效益不止於精准营销,而是预测未来,组织前摄的知识决策,寻找出预测性信息提前洞悉先机,预早开发市场,制造市占率,减少开支,并利用大数据分析与人工智能技术,控制或捕捉商圈客流数据的有价信息,将对手客源尽数吸取截留乃至萃取行内情资,分析处理那些重大或潜在的不利因素跟内部问题,可能引发的风险评估。功效取决於食神的科研实力与庞大网民数据库,对大众所有上网行为深度挖掘,因此需要数据科学家(Data Scientist)整合数据源的信息与应用 [7]取代传统媒体旧时的营运实时性调整反馈效果,从中驱动餐饮大数据营销的“数据化分析推广”“智能机器科技”,通过智能创造智能,强化机器演算、学习、识别数据获取目的结果,综合践行数字化菜式、智能餐饮管理、线上外卖专送营运总控系统、机器学习烹调、智能生成推广,为新饮食经济提供智能性数据软件一体式高端科技的刚需[8]以期占领更大市场份额,追求利润最大化规模化、标准化,成为全国首家以大数据,餐饮智能调研的海量数据航母能做到跳跃点那么大的颠覆性改变,亦是食公子最引人入胜之处。

想知食神的科研相关科技,请见-WWW.GODBIGDATA.COM官方网站

Footnotes

    1. 营销1.0指传统企业乃停留产品阶段。营销2.0以社会价值和品牌为中心。营销3.0的数据时代,能精准对接个性化需求的一对一营销,可无误算清成交转化率及提高投资回报比。再跃进的关键词,就是“预测”用已知的数据预测未知的需求。 ↩
    2. 大数据智能科技可为餐饮业界带来哪些准确定位?
      1.个性化需求-通过消费群在线行为,得出用户需要及变化锁定目标客户并根据感兴趣内容、时效,制定相应营销策略,不管当前还是长远的经营,大数据都能主动为餐饮行业找出所需客源的务实性从出品、消费、营运到多个维度接应数据支撑,提高饮食业效率,大则可经由大数据机器识别基础作为细分市场走向,重新对餐饮管理、质量、出产、货源、食材收成或短缺价位,客源消费指数能力,从而引导餐饮投资与经营者对饮食晋升以至整个的产业擢升。
      2.目标市场定位-餐厅选址不仅是对市场客流估量,连附近消费人群属性兴趣、周遭商贸及同业竞争等因素,也能透过大数据软件分析避免损失,用大数据是要庞大数据的人流辅助餐厅等客量,不用推销,客户自动上门商业商业本质,原来就是资源的效益较量,谁的数据越大,谁就把控无限可能。↩
    3. 构建数据系统,流程可从确定需求、蒐集数据、清理信息、归纳分析聚类关联、资料套叠到预测建模,因此需要资料分析科学家把数据,这份原料变成有用的信息产品,在“知道”后所附带的价值传达给适合的人。↩
    4. 这是一个多学科、多技术汇集的“数据科学”结合了诸多跨学科理论如统计学、应用数学、计算机科学与信息科技、数据分析类、数据仓库、数据可视化、模式识别、科技软件与智能机器学习、心理学科。按QS世界排名前50大学,至2015-2016年仅17所大学来自三个国家:英、美、新加坡开设数据科学相关科目,对南京大学的数据挖掘与机器学习,2014年清华年清华大学与2015年复旦大学研究院,始培养数据科学这门新兴科学专业,揭示科技的进步,离不开市场驱动,最端是为了商业应用,而也正是这“需求”支持食神科研的发明,发现新的知识、新的市场。2016年美国TOAST科技为餐饮提供软件的服务;2017年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推出无人餐厅;2018年智能机器人烹饪面市。像这类以大数据、智能机器创建的营运架构,逐渐获得世界重视,终成为未来市场、生活的必需,全球发展的趋势。这中间不可或缺智能数据科研的配合。 ↩

2010年,食公子是首位提出“南洋菜系”一词受马来群岛风味影响的学者

将其分作三等社会阶级:1. 皇室、2. 传统美食、3. 马来西亚菜五大体系,即1.马来、2. 华族、3.印度、4. 特定种族的娘惹菜、5. 东马北婆罗洲土著原始菜系,此外一些独特菜系如北部泰国穆斯林暹罗人菜系及马六甲土生葡萄牙欧亚人菜系。

2010年,在食公子的著作最先表述南洋菜系的马来群岛佳肴”影响马来西亚菜系这一概念学者,并将其系统化为五大派系,按其种族、语系、地理等特征归类。

马来西亚菜系涵盖:

  1. 南岛语系的原始马来人、马来太德罗人,马来世界、阿拉伯移民构成的“马来菜系”。
  2. 汉藏语系方言类,传承於中国南方籍贯的“华人菜系”。
  3. 达罗毗荼语系和印欧语系的“南北印度菜系”其中分支为马来人与南印度人通婚的“嘛嘛”及马来人与北印度民族混血的“印度穆斯林”。这两支与马来人一样拥有“土著”身份,分别在印度穆斯林不如嘛嘛通晓淡米尔语,而是使用槟城马来语。
  4. 至于,马来归融语的特定种族菜系仅限英殖民地时期华巫通婚的娘惹土生华人菜与另支印巫通婚的基蒂。它与嘛嘛和印度穆斯林不同在,基蒂并不信奉穆斯林。
  5. 澳亚和南岛语系的西马土著与东马大北婆罗,中砂拉越等语群的沙巴、砂拉越原住民组成的最原始菜系

至於较特殊的另外两支,分别是:

  1. 马来西亚殖民时期,葡萄牙、英国、荷兰人等和当地人繁衍后代延伸出的欧亚混血菜系,其中以西方葡萄牙[9] 与马来文化融合的马六甲土生葡萄牙欧亚人卢索亚洲菜系”较为著名。
  2. 便是原属泰国领地的马来西亚北四州所遗留下参参人的马来西亚暹罗人菜系

炯异是这两支外来民族在与当地族群通婚后,仍能保持自身文化,饮食上也可窥见强烈外来风格,他们既非穆斯林也不是原始居民,却反能获马来西亚政府赋予的“土著”地位,这与峇峇、基蒂恰恰相反,在大马这是十分特殊的例子。因人口少於100,000传佈不广,故未收列在菜系主流。

在这么个历史渊远博大的马来西亚菜系下,自然是以种族、语系和人数较多的马来人菜系奠定骨干,在纳入各族及土著与原住民两者分别的烹调统一剖析,就马来人所用语系、东马沙巴与砂拉越原住民属北婆罗州语系,跟西马土著的澳亚与南岛语系各别,而菜系亦不一样,西马土著菜是初始的马来世界风味,那是支更早就已在马来半岛的先民,不同在后期马来-太德罗人从原始基础上转入马来世界的香料调味。

华人菜包容中国南方菜的籍贯或再创,印度菜兼蓄南多于北的烹饪,受印度源地穆斯林统治和英殖民文化影响深远的结合。至于印度穆斯林和嘛嘛,受特定种族区分的娘惹菜系纳入基蒂,连同土著葡萄牙裔的欧亚人“次族裔菜系 [10]”目前已大多近乎残余和失落,更在马来西亚政策下强行归纳入“马来人”或“穆斯林”,导致人口不增反减,已未能将传统持续,形成灭族危机。

多元口味的马来西亚菜系涵盖马来世界香料,中国烹饪王国的广东、福建菜系,印度古文明国度的料理以及西方殖民的外来调味,代表着不同种族、外来因素、社会结构,因此具备多样性饮食文化这一构建庞大体系的条件,作为合创南洋菜系中的马来西亚菜系,而这个具有马来西亚群岛集各国风味大成的体制,该如何向全球推广这块绝佳的美食天堂,以面对软文化新经济竞争。食公子确信要成为世人眼中的马来明珠,为大马饮食文化争取有利位置,就须要对大马美食画上特殊符号,为其定位南洋的马来西亚各语系族群菜系师出有名向世界各国名菜并驾齐驱,造就真正的大马美食天堂

标示南洋菜系中的马来西亚菜系,等同中国地理八大菜系崇高地位,更为恰当该以大马各族群所用语系来命名菜系。皆因体统不全是以种族、地理,马来语、华语、印度语界定菜系根源,“南洋”除与迁徙南洋有关,也深受南洋区域的马来群岛的影响,再来我国与往来南洋诸国所携带食材、调味料和香料作贸易。至于和马来群岛佳肴风味相合的马来西亚菜系,自发展受幅员广大的周边岛国、马来世界风土、物产、民情、烹调、口味因势利导,使各州属呈现出区域化风格,总结出独特性的融汇菜系”。无论是中国药材如法烹调、马来草药天然植物科,印度香料西方调味所掺合我国独有复合味型重香料、尚香气、好香辣,以香补益,综合香味著称的马来西亚菜系[11]将之定名为“香菜系”[12]参与进世界媲美这一区块,冀食物质量与接受水平获国际认可饮食价值,超越其它国家转化为现实旅游美食的软实力,达致守护国家美食所在性,扩大国民经济关口为大马建设全球化标帜。这便是为何食公子要定下“南洋菜系”受马来群岛风味影响产生的马来西亚菜系原因。

在这之前,南洋菜系马来群岛风味的马来西亚菜系并未被人提及,也从没出现国内外媒体或引起学者注意,作为保留相关食谱延承与定位。直到2010年,食公子著作《马六甲娘惹味》,这词才被正式标签,皆因在世界人普及意识,根本厘不清亚洲人种区别。怎奈简单如娘惹与华人分类,拉茶或印度煎饼常会被误认为马来创制,更不必遑论是在吃哪个种族抑或是华人某籍贯的食物,乃至才会发生马、新两国仅为共通美食源始与专利产生一场场原创纠纷。盖因两国食物具同出一源,若仔细研究,马来西亚菜系实则与邻国相去甚远。为了永久性解决每当触及南洋华人再创美食的广东鱼生、海南鸡饭、肉骨茶乃至小贩文化,不禁要问,这些随中国先贤迁移过来的美食,真是马新起源?就我国地大物博、富饶、多元、风土、民情、生活习俗都与新加坡地理的人口稠密、行为、思维大相径庭,作为文化有诸形於内,必形於外表现,饮食也必须经过长时间的酝酿才会继而形成一个国家或民族文化历史,从两国对食材甄拣,改变烹调到发展已是各有面貌,只是因历来都没有学者去真正研究马来西亚物产、资源,了解大马饮食史,只会一味狭隘地为一家餐厅,所兴革一道美食,凭田野传说便大肆穿凿附会,终成事事不如人的窘境。故此廖城兰才须厘清马来西亚与邻国饮食定位或更精确指出该饮食文化的按部归类。

根据学术上就三等社会级别的最上层皇室及西马土著和东马原住民最原始菜系、马来西亚暹罗人菜系这三项划分差别。天然草药、植物调味缺乏、原始部落烹调,甚至是迁徙过来某一种族基蒂,融合了马来、华人和印度文化,住所可以是栋高脚马来房屋,建有苏门答腊米南加保风格的屋顶,户外挂着中国红灯笼,室内供奉印度神祇,但旁边祭坛却放着华人黑白的祖先遗照或神主牌,他们信仰兴都教,但穿着马来人纱笼、可巴雅,食物受娘惹左右,面貌看似印度人又像马来人,整体似土生华人,用夹杂华人方言的马来语沟通,诸如此类“杂性文化”,又跟峇峇后裔讲马来话带着中国籍贯的母语,共通处在美食、服饰与生活都富有共享共存的元素。这点连土生土长的大马公民都分不出个所以然,外国人又怎能识别出谁是谁的文化?在马来西亚这个大熔炉,有太多相似又似是而非的跨文化缩影,不止美食,文化、身份、生活在相互适应后的表现,这也正是大马最别致的吸引力。故才要分出菜系来“正名,”不至使多文化变成没有文化特质的文化,显不出马来西亚菜系的种族文化这一属性。

原文乃作者食公子於2011年中国国际研讨会发表之论文摘要,收於研讨会论文库

Copyright Protected by Turnitin and 知网 CNKI  17/11/2020

Footnotes

  1. 葡萄牙有欧洲美食家盛誉,菜肴多与艺术开办的餐馆,航海史有关,又因盛产葡萄酒,擅根据菜肴属性,调排葡萄酒。对用什么酒杯、开瓶、斟酒都具种种讲究。可惜是,在马五百年后的十九世纪,留在马来西亚的葡萄牙裔因受荷兰、日治、英国殖民的压迫生活困苦,未能传续这一体系,仅剩下是一种将马来土著、华人、土生华人、基蒂与葡萄牙异国文化融合形成的葡萄牙文娱成就。饮食夹杂着马来、华人、印度、荷兰、英国造成的混合元素,而已再不是纯正的葡萄牙饮食文化。 ↩
  2. 次族裔多指在大族群以下的次级分类,如华裔以下的籍贯分类、马来人族群来源、印裔移民的淡米尔人、泰盧固人等,但这里特指马来西亚无法单纯归纳於单个华、巫、印类别,尤其是在历史、政治因素下,无法自我获得身份认同、出现离散性或丧失归属感的混血族裔。↩
  3.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专家研究指出,由香气所组成的滋味,以化学物质的形态,透过口鼻传递信息到脑中,会让人感到愉悦和享受,除了食物本身的滋味之外,或许和人类原始的胜利反应有关,所以才令马来西亚菜拥有如此难以抗拒的诱惑。↩
  4. 马来西亚菜之所吸引人,是因菜的芬芳与香气,而这种气味,可以让人记忆曾吃过的缱绻。没有什么比“芳香”更令人难忘,香味的来去,总是不经意间召唤人们嚮往,想起似曾相识的滋味,让这个地方产生独特迹象,成为印记。不妨轻轻闭上双眼,只要还能呼吸,就不能抗拒漫游在空气中的香味入侵,在片刻间,以最快速度牵动起人的食欲,这就是马来西亚菜俱收并蓄的“香料菜系”。↩

Published by: 20/1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