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s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THE

C O N C L U S I O N 

总结

食公子非正式性的文字食谱与美食界主要的转变

THE INFORMAL TRANSFORMATION OF RECIPES IN WORD 

AND CHANGES IN F&B BUSINESS   

写食是种读的享受,吃则是另种口腹之欲的餍足,据此图与字都是寻找美味的根源。

做了卅余年,专心於饮食廿载,在拉曼大学尹美山Wan Mee San的硕士论文《马来西亚华文饮食杂述的评析与反思 Food Review and Its Implication on Malaysia Chinese Food Consumption》中论述的食公子(可参考论文第18页),是第一个在马来西亚以“美食家”称誉的人,亦是第一个被人尊称“食神”的廖城蘭(食公子),大马美食家鼻祖。

从尹美山评述食公子早期在《风采》作品,认为“主要是走遍全马各地品尝美食,其饮食杂述所运用文字内容较为简单,能让读者一目了然,阅读起来多份亲切感,为更明了作者,从纸上对食物所要表达的意思。以比拟的修辞手法吸引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目的,是要让读者们更有兴趣,想要立即行动一尝美味。”

相对食公子文献,自觉从早期或中期的《风采》《美味风采》系列可取之处,在於标记有关餐厅物事和厨房烹调所据学理,可混为一谈是在有限方块,带着该餐厅食谱做法、份量与菜照为记,并详加注明味道来源及其背后的故事。简述菜谱是因为人人口味不同,无法定量所喜,只能随个人味蕾轻重调整,优秀厨子煮久了都有份直觉,咸甜由人,它更像文章,不似科学讲实践,没有方程式可依,全凭经验。加上大厨多半只会“揸镬”不撰著,学历、素养也不高,如何能够著书立说,为后世人留下心血结晶。为替厨界,保留厨艺及负起弘扬我国饮食文化的艰巨任务,对作料的处理、烹饪步骤,这些都在食公子每页文章作了还原解说。对一般厨师所烩菜肴有心留上几招,说得不尽不实或因讲解经验不足,惟怕读者难明,食公子还得反复推敲、重复试菜,更正错误作遗漏辅助,无非是想尽量减低缪差,使“文中有图,图中生味”务求一丝不苟的,后来人,留下原谱制作,捉住原滋原味。一方面,除可维持餐厅与作者声誉,避免读者投诉二则为餐厅继任留下查究方向,为其他厨师提供取己之长,补己之短”参考。隐瞒食谱对厨师、作家、读者三方都没好处,让后人找回大马传统饮食的火种,是故,食公子的文章像食谱,便是这原因。要鉴赏出图中滋味,就得像美食家一样,除了多试、比较之外,更重要的是去芜存菁,把嘴巴练得精益求精。

假使没有清康熙年间的食谱创始人,美食家袁枚著的“随缘食单”,就不会有这本书传世。虽名“单”粗糙列示烹调、饮食及精简菜谱,却是食谱的最早雏形,皆因食公子文章是以专栏为本,似这类逐页记录的方式首重图片、资料、菜谱,文字需大众化让人看懂。纵是没有钉装结集成书,但与“单”同样有它参考价值,旨在使我国饮食文化得到很好的薪火相传。

Original Text in Master Thesis 

论文引述原文

美食家身份犹如大人物

The Status of Food Critic Like VIP

只要餐厅预先知道食公子与哪位部长、议员莅临,都会提早一星期,拉起布条,引以为荣地昭告地方性获取关注。美食家的名人效应,犹如部长议员受人尊敬

(左二)马来西亚雪兰莪州议会史里肯邦安议员,(左三)大马美食家食公子

马来西亚美食家鼻祖

食公子设饭局招待柔佛行政议员拿督郑修强於柔佛新山免税大厦 The Zon Duty Free当主人知悉后架设布条,并赋予VIP贵宾式的款待

在马来西亚,常会听到社会为什么这么乱,那些知识分子去了哪里?在尹美山论文中又提及,“2007年,廖城蘭突然转变书写饮食专栏的文风,从资讯型饮食杂述复加入政治元素”。食公子解析是,2008年,那是大马政治暗流汹涌初期迹象,各路人马对决气势摄人,虽说华族是第二大族群,但是代表华社的团体、公社、协会原则上全是都各自为政,形同一盘散沙,甚至彼此对立、仇视。食公子催生“政治饭”的意图,就是要与无数政要纵谈国家大事的恢弘,期待唤醒群众纠正时弊,改造社会风气,以每个字给国民更了然问题所在[14],以免所托非人。让国家及我们的后代陷入困境。

人民常感叹国阵和希盟当中,如果要被迫要选一个较稳重的政党,然而体现出的却是国民对政党的消极态度,在完全不分明下,我国的政治就像永远也学不会“懂事”,一味只会斗垮斗臭,却不知道人们想要的是政党的素质与价值,良性的政治制度,听取民意的政府。

另个用意则是想借议员、名人莅临的效应,缔造餐厅知名度,概念来自2000年,当时只要部长到过某家食肆,且经常点的那道菜,餐厅主人便会以他命名。例如每当副部长蔡锐明经过麻坡文打烟某档以乌达炒粿条闻名小贩,此后顾客光顾必会说“给我来碟蔡锐明粿条”而名噪一时。

政治语录

Jacky Liew

The Political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