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s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美食家的《风采》

在大马媒体的版位供给不多,具属专业人士、大人物的专有权,食公子能同时在一本刊物中连开数栏,那是绝无仅有的事。

FOOD CRITIC IN 

FEMININE 

人们常会在餐厅的墙壁、灯箱与食肆主人的合照、菜单、宣传册,见着我们的美食家

It is common to see our Food Critic Malaysia at the wall of restaurant, 

lightbox, menu, brochure with the restaurants owners.  

THE ONLY 

In Malaysia there is not much publications, it seems is the rights of the professions and famous. Jacky Liew able to have few columns in an publication is quite rare to see. 

海鲜楼霓虹灯箱标示的“风采大马美食家” 给大众印象是大马美食家与《风采》划上等号,在长达15年持续替风采、美味风采促销书本,预约餐厅,无形中替两本刊物宣传,奠定稳固的知名度

在认知的食公子,这么多年大家都以为仅凭一本《风采》安身立命。他的夫人曾笑曰:“靠一本销路还算好的女性杂志风采,十几年给人印象,等同风采御用作家,拿你作为抗衡同类刊物的大将。在同业群中,除面对有者是十大歌手的旅游达人、收费电视美食节目主持人及有各大报章支撑的溯源作者外,还要时时应付小部份厨业中人的敌视。就你一人孤芳自赏,既不与人往来又不搞小圈子,更不用说谁与谁有交情,倒很有独孤以木剑‘求败’ 的深意。再说出版物,每年都要改革,专栏的分担那是僧多粥少”从而意识到不想被淘汰,即若不擅酬酢,每星期都会到各个出版社找机会毛遂自荐。纵算是一些文不对路的杂刊,没有大报发行网、一线杂志地位,食公子还是可委屈求全到只要是机会,什么条件都应允,因为食公子明白,要在人前显眼,就得力争上游,要在人前表现,就得出众。世上绝对没有不经努力就成功的事。那不叫“实力”而是“运气”,通常运气都不会久。付出太少是不会成为胜利的代价,应在所不惜地“向前看”证明自己能力。“缺陷选择了我,不是我的错,但克服不了,就真的是我的错”。慢慢地从零进入这一个与美食相关的未知领域,在不断精进专长后,得到了尊重、处处高人一等的推崇,就越发想将这得来不易的“美食家”保存下来。

对个自幼就不想庸碌半辈的作家,尽管被孤立,之所以“写”是要向人证明不能“写”也要坚持下去的执拗。告诉别人,食公子能通过文字,肯定自我价值,这似乎成了对文字的一种信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意志。常会以面对自己的恐惧,鞭策告诉自己“我的障碍缺点,将会是我的优点”故而跟食公子合作过的编辑们都很怕他,觉得很难相处。就是因为食公子对自己有要求,对他人严格。有人说,这叫强迫症,食公子反问为何不把它解说成自我纪律?这便是食公子历经千锤百炼后的“硬气”。

到了成名后,有了更多栏,不同在,以前是每一本刊物对食公子都是一个能制造际遇的机会,现在是每一张纸赋予的采访权,能够为餐饮界保留下更多的古早瑰宝。

“地球不会因为你的自尊而停转,人们只会看到十年磨一剑的结果,而你还未成功前,且勿过分强调自己的尊严。”

A Table of Luxury 

Abalone, Sea Cucumber, Shark’s Fin, Fish’s Stomach 

Each Column 

JACKY LIEW’S 

LITERARY WORKS 

For a literary works of food critic were able to serialize in many 

publications and countries. It is a confirmation for writer.

食公子作品集

对一个美食家的作品,能同时获得不同的刊物、不同国家所连载,对作家,绝对是种实力的肯定

在写作生涯的刊物,同一出版社就有《风采》、《美味风采》、《大家健康》、《钓鱼月刊》、《农牧生活》;而不同出版商有《苹果》、《风味》、《旅行家》、《一本周刊》、《最爱美容》、《今日农业》、《名食谱》,《房屋与建筑》、《财经》、《企业家》、《创业家》、《民生报》、《劲报》、新加坡《新之味》、英文月刊《Food Digest》、中国书报等,基本上是所有在市场能见的都接触过。特别是在你不当红时,任何名人具有一种价格标签或称“市值”,对有份量又具号召力的食公子,就会产生食公子“打”食公子的趣象。几乎是本本杂志都能看到他的发表,每家餐厅都有他照片,像家里人天天见面。若以每版、每一本连开十数页,几家餐厅,每间八至十样菜计算,一个月吃下何止百道佳肴,除了积累下厚墩的饮食经验,更不计脂肪、卡路里、胆固醇贮藏等慢性病危机。有时“能吃”未必是福,故而美食家必须懂得吃,不但要会吃,还要吃得其法。对食物生克道理通晓才不会不知节制,导致无福消受。或许每个人很羡慕美食家这行当。能吃遍山珍海味,竟不知这是一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决战。别说是美食家都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7]。虽怎么吃,食公子也不会太肥,那是每星期健身或打高尔夫球换回的体重,健康还算不错。记得最惨一次是“试错菜”上吐下泻,夹在车龙内动弹不得,差点送入急诊室。还有次,在烹饪比赛评赏鲍鱼,因参赛者的鲍鱼实在太难下咽,加上观众以及随行摄录机镜头怼着,鲍鱼在喉间上下不得的挣扎,要不是在旁的太太机灵,赶忙递上一口清水,恐怕食公子就是第一个被鲍鱼噎死的美食家。

就每月十几个专栏或更多,遍及马、新两地及国际稿约,被行内人公认为最有毅力、通今博古的“饮食界才子”。在这许许多多专门学问里,每个身份具有大量事实支撑。至於,所传食公子收费的餐厅,带有卖广告成份,这有欠公允。只要是读物,哪个不带广告性质,有无收费全是一样。何况食公子认为只要付得起昂贵费用,足证这家店有人客,赚到钱。至今,尚未见过生意好的餐厅,因为“难吃”被应接不暇的来客“告”,令客户对食公子哪管收费也觉“值得”,除跟他声望、睿智、作风有关,更因为他不会因业务特意讨好商家或读者,好就说好,带给读者信心。推进一层,被写的人付费,难道来吃的人就不用给钱?这本来就是等价交易。重要是通过观察写出有层次的新见解,让看文章的人做多方面尝试。

总结食公子廿余年食坛所著文字,若以一篇2千字,一个月13个栏,不包括著作与杂文在内,粗略估算约624万字,也算勉强挤进作家字数。

To summarize up the words written by Jacky in 20 years, if an article in maximum of 2000 words, 13 columns in a month, not including other of his literary works, should be total of 6.24 million of words and it is sufficient to reach the gate of writers. 

一日2餐,一桌10样菜,一个月13个专栏,共130味,一年1560道菜。这已经是老百姓一生难及的福气。故才会有美食家最优职场之说。

2 meals per day, 10 dishes per table, 13 columns per month, a total of 130 dishes and total of 1560. This is the bliss of ordinary people hard to have. So that Food Critic is the best career. 

注释

  1. 美食家原指饕餮,是上古以“贪吃”著称的神兽,刻于商州青铜器上,在古书《山海经》以其状羊身人面,目在腋下,虎齿人手,其音如婴形容,因性贪吃,可以吃到连自己身躯都啃光,一般的形象是塑造成有头无身。在曹禺《北京人》第一幕“美食家俗称“老饕”;贪财曰餮,在世上代表人性中的贪欲。后人用老饕比喻擅饮食老人,已再无戒贪饮之意。反是指“识饮识食”的尊称。这跟人们误认是饕餮的“貔貅”,则是有嘴无肛门,能吞万物进肚而从不泄,以金银财宝为食,因只进不出,故浑身珠光宝气。 在西方,但丁神曲中,所列七宗罪以“贪吃Gluttaty”为首。确实,美食家、食神不是人人可当,为满足口腹之欲手操生杀大权,的确是有违好生之德。在美食家这营生,为挣得这荣誉,在大马前后已有两位擅文、知食的食家,因美食而豁上性命↩

The tourism sites, countries’ cuisines, multi-race of food cultures and 

the newspapers and publications that had been service. 

食公子廿余年来推广过的旅游胜地、各国美食、多元种族饮食文化以及服务的报章、刊物

马来西亚菜系速览

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文化种族融合再创的饮食文化,同一时间是可以吃着来大马定居的外国人法国料理,这一个世界四大菜系其中之一的国际美食移民我国,多少年后或许它将成为再创的法国菜,追根溯本,在上世纪移民史上出现马来人的菜,华人跟印度人互相影响结合的菜,华人美食支流寺院的香积菜即素食,过番华族来到马六甲的乡野街头美食,山地原住民的菜与居住在沿岸的海上土著所烹的渔菜,印度人的菜,“下南洋”华人男子与马来女子通婚交汇出的“特定种族美食”娘惹菜,华人厨师煮的日本菜,各籍贯“华人再创美食”,葡萄牙、荷兰、英国在马六甲殖民后创造出的葡萄牙裔欧亚人“土著”菜系,包括嘛嘛与基蒂混合杂交出的佳肴。这些多元食物,都不是特地为旅游胜地设定的种类美食,而是真正地道扎根於马来西亚独特的“南洋菜系马来群岛佳肴风味”,属马来西亚菜系中五大源流及各小支流繁衍出的本土饮食文化。

查看更多…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