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s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志趣 相投

Have the

same interest

Accompanying children in learning 

              martial arts, doing homework, 

writing literary works, studying law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it is endless fun.

陪孩子习武,温书、文斗、

武斗、法学、科研,

一同学习,其乐无穷。

The

Wuxia affected

Jacky Liew 

For Whole Life

The place who have Chinese have Wuxia Novel. Only the China culture which emphasizes on 

sense of propriety, justice, honesty and honour, will able to create the spirit of sacrificial. 

As in the novel, Chinese learn martial arts to protect the country or use our own way 

to protect justice when see anything unfair. 

影响食公子一生的“武侠”

世界只要有华人,就有武侠小说,亦只有重视礼义廉耻的中华文化,方能孕育舍身取义的侠气精神。诚如小说里我辈习武,当以国家社稷为重,於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人生”所谓何?

What should be done in life?

当然是履行对社会义务,尽责或运用能力、技术,济人於世。可以这么说,武侠,就是做人的道理,一种完美理想的人格,以弥补现实社会缺憾,提供希望,故“武侠”一定要邪不胜正,而“侠”是不能欺世盗名,忘恩负义,对不起朋友,即使没有好处亦要去做,并将其一生宝贵的时间、精力用作协助弱小成其美事。像这种小说中的“大义”,在不知、不觉中塑造出食公子个性。然后以具体行动,完美他人生想象的武侠情怀。

从他喜欢的历史科目,於自小便领略到政权得失、朝代兴替的功过,书中所述权奸、侠义、贤良、弄假等,对他影响深远,形成日后嫉恶如仇,矫邪归正的反抗格性,虽然,已於小说的时代不同,作家身处的国情也异,但对维护正义的精神已根植他心,除深受自小爱阅读小说,眼见华族地位日暮穷途,明白要自救,唯有先从自强不息做起,并继承这么个爱国精神,极大地激励食公子,要上进。

P L A Y Attitudes 

游戏三昧

Jacky No More One Man’s Wuxia World

食公子不再是一个人武侠

作文对他而言,既像写小说又带有游戏趣味,形容词能够天马行空,

於写食,大家可曾见过小孩在忙着玩时,对“喜欢的”玩具会抱怨不快乐吗?

Create an article, for him its like novel and fun,

the description can be out of the box, 

When playing a toy you like, The child will not blame it is not fun

因食公子喜欢武侠,自幼便学习洪拳虎鹤双形,

於他兄弟俩很小,亦栽培学习中华武术,

Due to Jacky loves Wuxia, he had been learnt for 

Hung Ga “Tiger fist-shaped cranes ”. 

For both of his sons, they also learnt Chinese Wushu since very young. 

投其所好,不亦乐乎

“习武”能让小孩增加信心,产生保护家人的意识,增加气概。每个小孩都向往将自己投入的英雄感或喜欢与小朋友拳来脚往,与其让他玩,不如让他学。

武斗

Fighting in Wulin

食公子自幼梦想当武林高手,年纪轻轻,已把自个凑数成文武双全的憧憬,因爱阅武侠小说,连看书都是先读结果,再往回看或是分段阅读,然后间中揣摩过程“为什会发生?是什么造成?”甚至会构想,如果换成自个杜撰又会怎样?以致影响他於处事上“只看成果,不问经过”的态度。

从早期,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诸葛青云、卧龙生、司马翎到梁羽生、金庸、古龙、黄鹰、倪匡以致近代的黄易、温瑞安等名家作品,无不阅读。着眼点,正是那重重莫测高深的绝世武功,也於书中英雄本色,有情、有义,肯为朋友赴汤蹈火的人格魅力。挟技行走於江湖,逍遥世俗或隐迹山野又或出没酒楼歌榭,华宴豪饮作一掷千金的公子、侠少,身边常伴一见钟情的美女与醇酒、美食,认为这世上,最珍贵莫过得一红颜,死而无憾。最恨欺世盗名、损人不利己的小人,为人爱憎分明,有恩必报。

於世道,能顽强与逆境相抗,命运对弈,有着坚而不舍的过人毅力。而他,所认为的“侠义”,就是能处处为人着想,做事顾全大局。加上六、七十年代,邵氏的武侠电影与小时伴他成长的《小流氓》《李小龙》漫画主导的武打纪元,深深影响食公子,想要写作的意愿或成为一名漫画家。但也知此志不会获得父母支持,更之在马来西亚不仅不符合现实,更可能“永无出头之日”,故只能作单纯满足於个人幻想,以获取暂时慰藉的疗愈,而成为他“一个人的武林”,自己是英雄的人物。没想着竟阴差阳错,成了“写食派”的美食家鼻祖。

后来之喜禅宗、道学,亦是孩提受漫画大师蔡志忠作品《六祖坛经》、《禅说》、《老子说》、《庄子说》启示,因浅易明白,影响日后食公子思想,原来晦涩古文,可以这么“玩”。而造成日后总想把一本正经的典籍、一篇文章或一首歌的唱腔,依口味、不按章法地“大玩特玩”。

而像证得“游戏三昧”[5]空性菩萨的醒寤,越发喜欢无拘的文法,犹如无心的游戏,得法自在的欢喜。并从中了解到事情的一切,不过有如梦幻泡影[5],可将之比喻成“人生如戏”的演员,虽然扮演着千百角色,无非虚幻,因心中绝不会认为这是真的。对此,密宗把能“因材施教”的佛子,唤作“戏王”,将红尘俗世称为“戏网”。因故学佛的人不应没有“游戏”的心,唯有这样才能使一个地方艺术、文化不致枯燥乏味成沙漠。而最深的“法”,其实,一直都在你、我身旁,在吃饭、喝茶的生活之中。一个人能不能在生命中,达至随心所欲的自由,就得看能不能从日常体验,找着这颗“心”。

就这样,食公子从潜心学佛,在经历一些无常变故后,亦开始慢慢懂得以“游戏的心”攥写饮食,期待读者也能以游戏的心,体会当中赋予文字中的感受,照片予人想吃的感觉。因为“吃乃人生一大乐事”,而能继续吃下去,更是极大的幸福。

The

Strategist

战略家 – 不动如山,攻略如火

Hold movements as steady as the mountain, 

Strike out as vigorous as the fire 

父子三人的”游戏”

The “Game” of Father and Sons

知老爹喜欢“武侠”,并於他生日那天制作这部《战略家》祝父亲宝刀未老

量才而用

Right Thing in Right Place 

诚如伽达玛Hans Georg Gadamer所指的游戏概念“Play” ,即“玩”,是种能让享受美食的人,专注於食物,而忘却进食的行为,饮食文章也应是让读者透过内容,进入对美味的想象之中,而非停留在空洞的字里行间,言之无物。当明白到游戏,其实到了一定层次,就会懂得应用“不争之争”去达到“争”的目的。以作为释放生命的负荷、即有所不为,而为去“争”这“争”不在明争,而是“暗斗”,是另种“文斗”,后,可以“有为”,当做战略、竞争的处世哲学。“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跟道家老子的智慧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法”,是何等相似,简单说,就是“要赢对手,就得先赢自己”,而“不动”并不代表是“输”。

须知,於这世上,本来就充满矛盾,虽说人类可以克服一切的困难,却难消除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善用逆境以求存,即是指利用挥不掉的挫折,转危为安。有其利必有其弊,概因不顺的事到了极点,大多都会朝反方向运行,所谓危机觅良机,纵然“不利之极,即利之始”所以但凡遇到打击,毋需太过消极,重要是懂得顺应自然,先做到不强求,不怨天,不尤人,以“不动如山”待动,即是在清楚对方底细,知其极限,静观时势的成熟,利用失败中吸取的经验,以“攻略如火”,一举溃之的应敌哲理生存。

除武侠,对志怪小说,亦很着迷里头诡谲、悬疑,故事怪象的铺排。是以喜好搜集离奇的民间故事,从早期他投稿的杂文,不难发现喜欢创造些光怪陆离的题材,这大概与之喜欢,那以人、鬼、神、魔等事物为色彩的奇幻有关,但更喜武侠那高来高去的侠者形象,不愿意学武却因缘际会,成为绝世高手的造化。对于刀、剑、兵器、武功秘笈名称和招式尤为喜爱,上课无聊时会在课业画上各种武器样式。这种爱好愈是年长,越不能自拔。因而想出不少自创的奇门兵器演变成对真刀,名剑的痴迷。在家中大厅的檐梁上,就悬挂着这么一把仿稀世兵刃的“秦皇剑”。明知屋里不宜置剑,杀气太大,可这是长子“秦始皇嬴政“的名,遂当做不知。后来又买了好多赝制品,其中有一把薄而轻盈,可弯成弧形的“缅刀”,更是他与儿子的共同玩具,父子三人闲时会趁妈妈不在,找地方练拳或用兵器疯在一块。

注:详见下端父子三人的游戏-花絮“金钟罩”。

若说,一个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玩爱玩的花样,在抉择的领域花更长时间,导致“玩物丧志”。不妨将之换个形态,将它拿来置於正途,即便再“入魔”,只要是趋向於自己喜欢的专业目标前进,例如学武跨入世界国术锦标的目的或作拍戏用途,从中享受这份工作所带来的乐趣或又放在强身、休闲、娱乐,於教育,学生健体,像这样於能力与智慧之间的“丧志法”也很好。这样的所作所为,便会感乐此而不彼。这便是食公子凡事都喜欢拿来“玩”寓工作娱乐的“游戏三昧”,事情本身,原就没好坏之别,像刀杀人亦可切菜,只要将工具用在对的地方,则无往而不利。 这叫“量才而用“。

查看更多…

马来西亚食神-小儿

食公子“一个人的武林” | 马来西亚美食家

诚如伽达玛Hans Georg Gadamer,所指的游戏概念“Play” ,即“玩”,是种能让享受美食的人,专注於食物,而忘却进食的行为,饮食文章也应是让读者透过内容,进入对美味的想象之中,而非停留在空洞的字里行间,言之无物。当明白到游戏,其实到了一定层次,就会懂得应用“不争之争”去达到“争”的目的。以作为释放生命的负荷、即有所不为,而为去“争”这“争”不在明争,而是“暗斗”,是另种“文斗”,后,可以“有为”,当做战略、竞争的处世哲学。“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跟道家老子的智慧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法”,是何等相似,简单说,就是“要赢对手,就得先赢自己”,而“不动”并不代表是“输”。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食神-画佛像

藏传佛教佛像修补工艺 | 马来西亚食神

红铜鎏金阿弥陀佛像,是最早从尼泊尔带进我国供养於藏传佛教寺的佛像之一,目前已不多见,属寂静尊,特征是面容安详代表慈悲其面相,因宗教团体人事纠纷、年久无人供奉招致损毁。对於鎏金佛像修复的困难,即在佛相底部金漆因久远而黯淡,故在绘画时,不能出差,一笔,就是一笔,出错,要清理,就会损及脸的底部,再难修复补上原来的色泽,而出现差异。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食神-城兰我佑

风水真的能改变命运吗?什么能够决定你的一生?| 世界美食大师廖城兰

人生必须具备三件事,不是一命、二运、三风水的断论,而是知识改变命运,习惯决定命运,关系帮助命运的启用。何以风水论者,总喜欢以“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规划於人的一生命途。於宿命论者又总喜欢在处事生活、逆境时自怨自艾,若一命、二运、三风水,能决定人一生哀荣,便不会出现历朝的更替循环,按周期律,从命理,逻辑角度,假设所谓风水师能帮人改运,就该先替自己改命,何必仰人鼻息?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食神-尼泊尔

《囚神》神真的存在吗?-短篇小说 | 马来西亚食神

神到底存不存在?“神“,其实是凭借人心理,让祂产生神力,当人膜拜时越迷信,就越强大。那是人类信仰让祂强大,当不再信时,神就会变得再无力量可言,像从未出现过,这便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最佳写照。是以,神必须靠人的膜拜生存,而人则借对神的信仰产生信心,神则靠人增加香火,庙寺与人靠祂而生,故而,才会有“不信祂,则遭天谴“的人为教义。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食神-风水开班

马来西亚著名风水师:风水有用吗?迷信?能否改运?| 马来西亚美食家鼻祖

何以风水命理於现今社会,更是逢新年的必备节目,赫然是门显学,很少人没有算过命,亦很少人不被算命影响,甚至被算命师一语牵着鼻子,不外是年轻人、企业家、专业人士,即便受过高深教育,依然会迷信不知的祸福难料,当一个人对自己前途缺乏信心,判断力,不知何去何从时又怕得去目前拥有的财富、名望便开始漠视自己的信心,不再尊重理想,甚至将爱情、亲情、利害、前途全交由算命决定,而值得检讨是对这种於未来的不确定信心,是否值得鼓励?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食神-股票行

赌博的危害 | 大马美食家鼻祖廖城兰

从小就看不起“赌”和“嫖”的他,皆因目睹其父的“幸运”发端,因中了一次丰厚彩金,换来的日日笙歌、夜不归宿,百思不得其解,何以能“持之以恒”?这金钱带给家庭的是“幸”抑或“不幸”?

Read More »
马来西亚食神-孟臣罐

美食家关于茶的知识 | 马来西亚食神

大马美食家对茶的种类,从采摘季节,可划为春、夏、秋三茶形态的条茶、片茶、珠茶和碎茶。并据茶多酚氧化的发酵程度,再将其分为绿茶(不发酵)、白茶(轻微发酵)、黄茶(轻发酵)、黑茶(后发酵)、红茶(全发酵),外观由绿向黄绿、黄、青褐、墨绿、黑色渐变“成茶”,中国茶文化流传了四千七百余年

Read More »

大马美食家; 大马食神; 马来西亚美食家; 马来西亚食神;食公子

Summary
食公子“一个人的武林”
Article Name
食公子“一个人的武林”
Description
食公子自幼梦想当武林高手,年纪轻轻,已把自个凑数成文武双全的憧憬,因爱阅武侠小说,连看书都是先读结果,再往回看或是分段阅读,然后间中揣摩过程“为什会发生?是什么造成?”甚至会构想,如果换成自个杜撰又会怎样?以致影响他於处事上“只看成果,不问经过”的态度。
Author